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主页 > 咨询案例 > 沙盘箱庭治疗 >

沙盘理论:关于原型和情结

发布时间:2013-07-04 11:04 类别:沙盘箱庭治疗

  
  心理导读:荣格认为,集体无意识是通过某种形式的继承或进化而来,是由原型这种先存的形式所构成。原型赋予某些心理内容以其独特的形式。同时,荣格还提出,主要是由原型所构成的集体无意识,具有一种与所有的地方和所有的个人皆符合的大体相似的内容和行为方式。    ---www.tspsy.com
  
沙盘理论:关于原型和情结

沙盘理论:关于原型和情结
    一、原型的概念

  荣格的原型(archetype)概念与其集体无意识十分密切。正如他所曾明确表达的那样,个人潜意识主要是由各种情结构成的,而集体无意识的内容则主要是原型。荣格说,“原型是人类原始经验的集结,它们(荣格往往把原型作为复数)像命运一样伴随着我们每一个人,其影响可以在我们每个人的生活中被感觉到。”
  

  荣格认为,集体无意识是通过某种形式的继承或进化而来,是由原型这种先存的形式所构成。原型赋予某些心理内容以其独特的形式。同时,荣格还提出,主要是由原型所构成的集体无意识,具有一种与所有的地方和所有的个人皆符合的大体相似的内容和行为方式。由于集体无意识具有这样一种普遍的表现方式,因此它就组成了一种超个人的心理基础,普遍地存在于我们每个人身上,并且会在意识以及无意识的层次上,影响着我们每个人的心理与行为。在这种原型心理学的意义上,荣格认为,历史中所有重要的观念,不管是宗教的,还是科学的、哲学的或伦理的观念,都必然能够回溯到一种或几种原型。这些观念的现代形式,只是其原型观念的不同表现,是人们有意识或无意识地把原型观念应用到了生活现实的结果。
  
  荣格所使用的原型概念,就其西方思想的起源来说,在柏拉图所论述的“形式”中,已经表现出了这种原型观念的痕迹。列维—布留尔在其《原始思维》中使用“集体表象”时,更是接近了荣格所描述的作为集体无意识的心理原型。根据列维—布留尔的描述,“集体表象”在某一集体(该集体可以是一种文化,或一个民族)中世代相传和继承,并且在该集体的每个成员身上都会留下深刻的烙印;同时,根据不同的情况或作用方式,“集体表象”还能够引起该集体中每个成员对有关的表象和象征物产生尊敬、恐惧、崇拜等感情。实际上,斯宾格勒在其《西方的没落》中,也提出并使用了类似的观念。他用其生命图像,向历史和文化注入了一种心理化的自我和人格的色彩,并且认为,每一种文化都有其独特的观念,有其生活的愿望和情感,并且也都会有其象征性的表现和表现方式。某一文化中独特观念的象征性图象,便具有一种心理原型的意义和作用,因为这种图象在该文化的历史中反复出现,对该文化中的所有成员都会产生思想与观念上的影响。
  
  记得在美国旧金山的一次主题为荣格的原型专业研讨会上,许多参加者,尽管其本身都是资深的心理分析家,但提问与讨论之中,仍然表现出对原型带有许多疑虑。当时的我想到了老子的智慧。既然荣格试图通过原型这一概念来描述某种人类心灵深处的事实,那么,对于这种存在的事实,老子也会有所洞察的。
  
  老子说:“视之不见,名曰夷;听之不闻,名曰希;搏之不得,名曰微。此三者不可致诘,故混而为一。其上不皦,其下不昧。绳绳兮不可名,复归于无物。是谓无状之状,无物之象,是谓惚恍。迎之不见其首,随之不见其后。执古之道,以御今之有。能知古始,是谓道纪。”
  
  讲课的是一位备受尊重的资深心理分析家,在大家热烈讨论而未能获得对原型理解的时候,听到老子的这些阐述,她本人以及所有参与研讨会的学生,都表现出了特别的欣喜与感激。荣格曾一再强调,原型从其本质上说完全属于无意识的存在,我们是无从认识它本身的;但是原型却可以通过原型意象来表现其无意识的意义。尽管“道可道非常道。”但是“道之为物,惟恍惟惚。惚兮恍兮,其中有象;恍兮惚兮,其中有物。窈兮冥兮,其中有精;其精甚真,其中有信。”老子说,“自今及古,其名不去,以阅众甫。吾何以知众甫之状哉?以此。”
  
  二、情结
  
  情结概念(complex)在荣格分析心理学的理论中具有十分重要的地位。1904—1911年间,荣格通过其词语联想的研究,提出了他的关于情结的心理学理论。他发现其词语联想测验中的情结指标(complex-indicators),不仅仅提供了心理世界中无意识层面的直接证据,而且提供了有关无意识的潜在内容及其所具备的情感能量。于是,荣格曾据此“挑战”弗洛伊德。弗洛伊德说“梦是通往潜意识的忠实道路”;荣格则表示情结是通往无意识的忠实道路。”在荣格正式定名其“分析心理学”之前,曾用“情结心理学”来标示他的理论体系及其与弗洛伊德精神分析的区别。
  
  在荣格看来,情结(complex)是一种心象与意念的集合,其中具有一个源自原型的核心,并且具有某种特别的情绪基调。情结基本上是属于一种“自主性”或“自治性”的存在,它可以与我们的整体心理系统保持联系,但也会分裂、脱离甚至是独立。于是,情结的出现与消失,有着它自身的规律,往往不受我们意识的支配,甚至能够支配我们的意识自我。情结在无意识中形成与积累,当它逐渐膨胀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就有机会发作而表现为我们人格与自我的“替代主角”。
  

  一旦当情结被触发而产生其作用的时候,不管人们是否意识到,情结总能对人们的心理和行为产生极具感情强度的影响,甚至是“主导性”的作用;强烈的爱或恨,快乐或伤心,感激或愤怒等情绪,总是会伴随着情结的触及而发作;而这个时候,我们往往已经不能再理智地表现本来的自己,而是完全被情结所占据与控制。在这种意义上,情结类似于一种心理本能,触发后就按照它自身的固有规律来自动行事。于是,受某种情结所困的人,往往也就会表现出由那情结所支配的心理与行为。
  
  从临床的意义上来分析,情结多属于心灵分裂的产物;创伤性的经验,情感困扰或道德冲突等等,都会导致某种情结的形成。于是,若是一个人认同于自己的情结,那么往往也就会表现出某种特定的心理病症。弗洛伊德的俄底浦斯情结(Oedipus complex)和阿德勒的自卑情结(inferiority complex)等,都是十分著名的例证。弗洛伊德在其著名《日常生活心理病理学》中,所描述的口误,笔误,忘记熟人的姓名等日常生活现象,都可看做是情结的表现与作用。但弗洛伊德开始所使用的术语是思想圈(circles of thought),1907年与荣格交流后改用情结。许多荣格学者还以此为例来论述荣格对弗洛伊德的影响。
  
  荣格曾有这样一句名言:今天人们似乎都知道人是有情结的,但是很少有人知道,情结也会拥有我们。这一点具有十分重要的理论与临床意义。我们拥有情结是正常的,我们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情结,这就要求我们学会观照与协调我们的情结。但是,当情结拥有我们的时候,就是心理病症的开始与表现。
  
  但是,就心理分析来说,其目的不是要让病人消除或根除其情结,而是通过觉察与理解,通过理解情结在自己心理与行为中所起的作用,它的触发与表现,来降低情结的消极影响。从理论上来说,只要我们不能察觉与认识我们的情结,我们就会在不同的程度上受情结的控制与摆布。而一旦当我们认识与理解了情结的存在及其意义,情结也就失去了影响与控制我们的能量。尽管它们不会消失,但逐渐地会减少其消极的影响。这好比被忽视的孩子总是要通过哭闹来吸引大人的关注一样,若是大人能够照顾好自己的孩子,那么他就会变得安静,就不再需要通过大哭大闹的形式来表现他自己的存在。
  
  (文/心灵花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