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主页 > 咨询案例 > 家族系统排列 >

家排治疗:引导式静心冥想

发布时间:2013-08-10 08:24 类别:家族系统排列

  
  心理导读:在一些个案中,可以请当事人对另一位家族成员说一句话来开始工作,或是治疗师可以从其他家族成员的位置给予回馈。每个排列都有不同的发展,治疗师需要仰赖内在的感知来看什么会有所帮助或可能性。    ---www.tspsy.com
  
家排治疗:引导式静心冥想

 
 
  一对一个案
  
  决定每个家族成员的象征物,治疗师可以邀请当事人在排列中排出这些象征物。或者,我比较喜欢的是:治疗师可以请当事人拿起一个象征物来交给治疗师,同时观想这个家族成员,在引导治疗师到场地的一个位置,也就是这个家族成员该站的地方。然后,治疗师就将这个象征物放在那里,要确定方向是清楚的。用这种方式继续做排列,直到排出所有相关的家族成员为止。
  
  排出每个家族成员的位置后,治疗师可以请当事人看着这个画面,描述他所看到的,并说这个家族画面的第一眼给他什么强烈印象。然后治疗师可以告诉当事人,他自己对这个排列中各个成员之间的关系有贺感觉。或是治疗师可以站在其中一个位置上或是所有的位置上,向当事人说出他注意到什么,他身为这个人的时候有什么感觉。
  
  有时也可以邀请当事人做相同的事,想象每个人有什么感觉。当然,这需要当事人哟一定的能力,能够感应家族的其他成员,不过通常会很有收获。对当事人来说,去经验跟他亲近的家族成员可能有什么感觉或许会很有意思,但治疗师需要小心注意当事人所感觉、说出的是那个片刻实际的感觉,而不是凭藉对某个家族成员先入为主的想法。
  
  在一些个案中,可以请当事人对另一位家族成员说一句话来开始工作,或是治疗师可以从其他家族成员的位置给予回馈。每个排列都有不同的发展,治疗师需要仰赖内在的感知来看什么会有所帮助或可能性。
  
  用象征物进行个案和运用真人进行个案相似:改变位置、给句子,请当事人注意个案进行的同时,心情上或感觉上是否有任何改变。
  
  用一对一的进行方式,治疗师更需要专注于当下,将个案的进行局限于家族动力的这个面向上。大致而言,让象征物的树立保持在最少量是好的。有时刚刚开始进行时,将当事人排在父亲或母亲的前面,这样就够了,允许当事人在母亲或父亲前面站立很长一段时间,同时治疗师观察能量与肢体语言的变化,这也许能让治疗师向当事人建议对父亲或母亲说什么,或是做个移动或姿势。
  
  研讨会:在团体中进行排列
  
  用团体的方式来进行排列时,家族系统排列之美与独特是最为显著的了。
  
  这是一种跳过当事人的抗拒,优雅且有效的方式,因为治疗师可透过代表以间接方式在当事人身上工作。整体而言,我信任每个片刻的能量,意思是:“对”的人会在“对”的时刻做他的排列。
  
  对学员来说,重要的是发展出信任,相信解决之道会在该发生的时间发生,无法透过签约或协议的方式来勉强。
  
  研讨会开始时,我通常会介绍一下家族系统排列时,然后请每个人轮流介绍自己。工作坊一般包括个别排列、轮流分享、练习活动和各种静心。
  
  轮流分享
  
  轮流分享时,在场的每一个人会说出自己现在的感觉或此刻的情况。研讨会的第一次轮流分享,我会请学员简短地介绍自己,说一下为什么来参加;最后一次的轮流分享,我会请大家说一说参与研讨会后,觉得对自己而言什么是重要的。
  
  分享通常很简短,我不想让人沉溺在长篇大论的故事中,或诠释人生中的事件。有时候我会要每个人只用一个语词来说出自己在某个片刻的感觉,很快地确认一下团体的能量聚焦在哪里。
  
  轮流分享时,不评论别人,每个人说话的权利相等,说的必须是个人的部分——每个人只说自己的事。
  
  练习活动
  
  排列会引发某种能量流动的内在过程,所以在进行排列之前做练习活动,会让大家都准备好。练习活动也能帮助身体的能量流动,因为需要人们活泼地参与,不然就只是一直坐着观看了。身体与头脑是一个单元,如果有很多“内在活动”或是心理工作,譬如在家族系统排列中,那么用身体活动来平衡是有帮助的。
  
  第一次轮流自我介绍完之后,我通常会请大家找一个人当伙伴,两个人坐在一起,然后带领大家进入引导式静心,去回想自己的原生家庭、母亲与父亲以前的家族,包括谁属于这些系统,发生过什么事件。我会举例让大家明白,在家族系统排列中会认为哪些事件是重要相关的,然后邀请大家与伙伴分享家族的事情,伙伴只是安静倾听,注意分享中的事件什么触动了他。这会让人准备好去接触自己的家族系统、系统里发生过的重要事件。
  
  另一个我在工作坊里可能在任何使用的练习,也是两个人一起做,两人面对面站着,一个人扮演孩子,一个人扮演父亲或母亲的角色。
  
  扮演父母亲的伙伴只是让自己在场。当孩子的人面对父亲或母亲,开始觉知到自己站在这个位置上、两个人在这份关系中有何感觉,同时注意自己是否感觉比父母大或小,还是感觉想靠近或后退。一段时间后,我可能会请孩子用自己的方式、在自己觉得可以的时候,在父母亲面前鞠躬,然后对调角色;结束后,让两个人分享在自己和对方身上注意到的部分。这有助于接触自己与父母关系的实相,常常跟自己想得颇为不同。
  
  有时候,我会让整个团体四个人或五个人一组,然后介绍一个练习活动:每组有一个人当当事人,一个人当治疗师,其余的人则是代表。治疗师帮助当事人排出父亲、母亲及自己的代表,排成一个迷你排列。这种排列不是要进行深度的工作,只是显示一幅家族画面,让人去投入这个过程。可能会请代表说一说在自己的位置上感知到什么,而担任治疗师的人除了统筹回应之外,其实并没有做什么;不过训练课中会有进一步的发展。
  
  另一个我在时间较长的课程中会使用的练习,是请人们带象征物品来,也就是有某种形状、容易摆放的小物体。学员三个人一组,每个学员都在地上或在桌上用自己的象征物品做出一个排列,每个象征物都代表他原生家庭的某个人。每个学员一个一个象征物来看,问自己每个家庭成员在这个位置上可能有什么感觉。
  
  我还会运用很多有步骤的活动和练习,譬如示范良知如何运作,或是当父亲或母亲站在你背后,你跟伴侣连结起来有什么样的感觉。
  
  引导式静心冥想
  
  引导式静心的时间通常比较短,可以在一天的任何时候做,让人准备好再往前进一步 —— 譬如在休息后,或是在第一节个案前做。在一节特别强烈的个案后,引导式静心也有助于人吸收、消化自己的情绪。
  
  这些静心冥想有治疗师引导,是回应整个团体在某个时刻的需要。
  
  一、从家族祖先领受力量
  
  闭上眼睛。想象父亲正站在你右肩后面,母亲正站在你左肩后面。注意这让你有什么感觉,注意你是否觉得父亲或母亲有哪一位比较靠近你。
  
  现在想象你父母的背后站着他们的父母亲,也就是你的祖父母及外祖父母,他们用一模一样的方式站着:你父亲的父母在他背后,你母亲的父母在她背后。
  
  然后想象他们背后是他们的父母,也就是你的曾祖父母、外曾祖父母……他们的背后又是他们的父母……
  
  你在时间里回溯,人数不断增加,但不漏掉任何一个人,每个人你都需要,每个人都对你的存在有贡献,每个人都将他/她所领受的生命传给了你。
  
  现在想象你倚靠在他们所有人身上,从背后领受来自他们的支持。感觉从这条家族祖先的长龙中,流传到你身上的力量。
  
  二、感觉你的根
  
  膝盖微弯站着,想象你的双腿是根,深深扎入你身下的大地。
  
  吸气时,想象你把这些根往下扎入大地,领受养分。吸气的同时让膝盖更弯曲些。
  
  当你吐气,允许膝盖伸直,仿佛往大地一推是为了往上升,如同一根树想从大地破土,朝天空而去。
  
  连结到你吸气、吐气的节奏,允许膝盖弯曲、伸直,让从根部获得养分与迎向天空成为连续的动作。
  
  这么做一段时间。
  
  现在想象这两条根,你的双腿,来自你的父母亲:一条来自父亲,一条来自母亲。想象这些根扎入大地有多深,就追溯到你的家族行列有多久远之前。大多数的祖先你都不认识,也永远不会见到,但是他们都支持着你、滋养着你。现在感觉这两条根在你的心中心交会的同时,这两列家族也在你内在连结起来。你身体的每个细胞都来自你父亲与母亲的会合,两个人的贡献是相等的。
  
  三、在电影院里观照
  
  闭上眼睛,觉知你的身体,觉知身体任何部位可能有的紧张……腿、手、颈部、肩膀等等。允许这些紧张在那里,不试图改变什么。注意在身体的哪个部位你感到放松、扩展、轻盈或是喜悦。
  
  观照你呼吸的模式,你吸气与吐气的节奏。觉知到任何发自体内的动作、可能浮现出来的感觉。允许这些身体上的感觉,不需要做些什么。也同样去觉知流过你头脑的念头、想法这条绵延不断的流。
  
  现在想象:你正放松地坐在电影院的椅子上,看着这些想法、影像、动作与感觉,仿佛它们是在你面前的银幕上发生的一样。让一切自行发生,什么也不做,没有批判、不想干预,也不改变电影正在呈现的任何东西。
  
  好比在任何电影里,你都会经验到美好的时刻、爱的时刻、痛苦的时刻、喜悦、恐惧的时刻……全都来了又去了,一切都在变,而你,只是观照……
  
  (文/佚名 心灵花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