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主页 > 咨询案例 > 婚恋家庭咨询 >

叙事疗法在婚姻治疗中的应用

发布时间:2013-09-26 14:48 类别:婚恋家庭咨询

  
  心理导读:在《孙子兵法》中谈到,将领不应该把孤立的敌人逼入绝境,因为受陷的敌人定会奋勇抵抗来保住他们的生命。东方人是精明的军事家,他们总是为敌人留下一条逃跑的路线,这样,敌人的斗志便会削弱。在选择战死或者退而保全时,大多数人选择保全。    ---www.tspsy.com
  
叙事疗法在婚姻治疗中的应用

叙事疗法在婚姻治疗中的应用

  我喜欢对有些来咨询的夫妻讲这个战争故事,他们的争吵逐渐失去了控制,双方都像受困的敌人一样要战斗至死。当我发现夫妻间逼迫对方,并争吵得越来越厉害时,我便经常使用东方人的逻辑,建议每个人都要让出一条路,让他人不失体面地从针锋相对的争论中退出。
  
  一对中国的夫妻咨客抓住了这个故事的本质,他们对我说,在他们的文化里,让别人能够“下台阶”是很重要的,这样在争吵中每个人都能保住面子。我和他们的治疗中好多次讨论了“逼迫”、“留条后路”、“下台阶”。例如,我们讨论了称赞的意义,双方的需要,以及当他们发现自己争斗得厉害时,双方讨论是能让他们脱离困境的可选择的“台阶”。
  
  有时你就是赢不了
  
  一位印度尼西亚的同事告诉我这样一则伊索寓言:一个老人和他的孙子,带着一头驴走过村庄,孙子坐在驴背上。“这太丢人了,”村民们说,“男孩看起来很健康,而这位可怜的老人家不得不走路。孩子应该下来走。”在经过下一个村庄时,他们交换了位置。男孩走着,老人骑驴。“这家伙太没同情心了,”村民们说,“可怜的小孩子要走路,那老头儿却骑着驴像是个国王。多可悲啊!”听到这里,爷爷忙从驴背上下来和孙子一起走路,牵着驴,又到了另一个村子。这回村民们说,“这两个人肯定很笨,有头好驴却不用。多可笑!”听到这里,爷爷和孙子骑上驴就走入了另一个村庄。“多残忍,”村民们说,“那小驴不得不忍受两个人的重量。”听到这里,他们忙下了驴,把它抬起来,扛着驴走过下一个村庄。
  
  我把这个故事用于这样的夫妇,由于某些原因他们发现无论他们做什么都是错的。当他们听到这个故事的时候,大多数人都会微笑起来,因为他们认出了爷爷和孙子的困境和他们的是何其相似。他们争吵的原则诱使双方藐视对方,不管他人说什么或做什么。
  
  除了嘲笑这个他们制造的无益的游戏外,这个故事还能在我们寻找打破“我对你错”的循环模式的方法时,让夫妻站到一起。一种方法是让机会来决定谁是“对的”,比如说,夫妻俩可以弹一个硬币来决定谁是“对的”。
  
  我也喜欢问咨询的夫妻会建议故事中的爷爷和孙子怎么做。通常他们说,“他们没必要太看重其他人的想法。”在这时我会问他们会怎样在他们自己的关系中应用这条建议。
  
  假戏真做
  

  英国作家C.S. Lewis 曾经写过这样的故事,一个丑陋的人为他长得丑而感到很难过,于是他戴上了一张很英俊的面具。由于他现在看上去很英俊,其他人就把他当作很好看的人来对待。这人戴着面具有很多年。一天他决定取下面具看看自己真实的样子。他走进盥洗室,关上了门,又犹豫了很久才取下了面具。当他朝镜子中看去的时候,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的脸已被塑造得和面具的形状一样,他真的变英俊了!
  
  运动、商业、管理界等各行各业的人们,都提倡如果你想要成功,就应“行事像你想要变成的那个人一样”。这对人际关系也适用。我这样应用这个故事,当我对夫妻们解释,如果他们表现出对他们伴侣更多的爱,他们的伴侣就会觉得他们可爱并用充满爱意的方式回应他们。更重要的是,他们自己的感情最终会和他们“假装”出来的行为相匹配。他们会变成更充满爱意的和招人爱的伴侣。
  
  当我只对伴侣中的一人治疗时,我经常让这个咨客做一个“特别一周”的试验,类似于一种叫做“爱心日”和“关爱日”的干预方法。我要求我的咨客在特殊一周内对自己的伴侣用2倍或3倍的表达爱意的词或行动,而不告诉他们的伴侣。我建议咨客,即使伴侣没有同样的反应,也应作为一种试验坚持下去。我要求咨客观察他/她的伴侣是怎样反应的,和咨客自己戴着这种新的、“假扮”的面具有怎样的感受。
  
  如果咨客能够坚持一周,有三件事情就可能发生。第一,咨客可能开始感觉到对自己的伴侣更多的温情。第二,伴侣感到来自咨客的更多的关爱。第三,咨客对自己的感觉会更好。我告诉咨客,“在这一周结束时,看看镜子并取下你的面具。你会对你所看到的感到吃惊的。”
  
  故事通过它们所提供的象征,把智慧、希望和另一种选择性结合起来。我们希望你也会发现它们的用处。然而,更重要的是,我们希望这些故事会激励你发展出自己的故事,并和你的伴侣共享。我们建议你把制造故事看作一座神奇剧院。那里有那么多的门等着你去开启,它们是引人入胜的,充满激动人心的可能性。
  
  (文/佚名 唐山心理咨询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