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主页 > 心理专题 > 催眠治疗 >

催眠治疗:催眠师的成长之路

发布时间:2015-03-11 16:28 类别:催眠治疗

  心理导读:我相信今后还有更长的路要走,而催眠术更是终身的学习。想成为催眠师的朋友记住一句话:信心和语言在催眠中占据了绝大部分,说什么内容不重要,怎么说才最重要。    ---www.0315xl.com
 
催眠治疗:催眠师的成长之路

催眠治疗:催眠师的成长之路

 
  催眠,这个字眼往往让人产生强烈反应——有人喜欢有人不喜欢。不喜欢的人认为那是一种骗术,看起来傻头傻脑的;喜欢的人则视它为万灵丹,从头皮屑到癌症无所不治;另外有些人则认为它危险十足,应该敬而远之。就像许多人对我评价一样,有人认为我是“江湖骗子”,有人则把我当作“神”。
 
  最早开始接触催眠的时候大约是10年前,当时高考落榜,心情低落到极点,买了本关于心理学方面的书籍。最让我感兴趣的是里面关于自我催眠的内容,带着半信半疑,死马当活马医的态度开始了最初的催眠探索。起初的自我催眠让我非常恼火,难过还是难过、失败还是失败,什么都没有改变,甚至连催眠是什么感觉都体验不到,我开始质疑催眠的有效性和真实性。有一次中午我躺在床上,想起了我前一天晚上做的梦(具体内容早已忘记),想着想着,突然有一种失去自我的感觉,我想这会不会就是催眠的感觉?我可不可以利用这个进行自我催眠,然后给自己建议和暗示?这个重大的发现让我彻底从此改变,我写了许多催眠指导语,我理解到只有属于自己的经验才能催眠自己。从那之后,我从一个自卑、不敢说话、心情忧郁的小男生变得非常自信,心情也开始好转,后来也如愿考上了大学,并选择了医学心理学专业。
 
  进入大学后,四处寻找着学习催眠的机会,但发现大学里老师上课时都是一笔带过,后来才了解到没有一个老师会做催眠的。我开始意识到催眠可能非常难懂,大一地时候就开始自学催眠术,而这一切都停留在理论之上。我创建了一个校心理协会,开始给学生讲授心理学和催眠术的知识,但就是不敢现场催眠。有一次受某校心理协会的邀请做一场讲座,台下一些学生强烈要求我现场演示催眠,当时很难下台,我转而一想,反正不是自己学校,失败了也没人认识我。于是我做了个人桥试验,这是我第一次的催眠,难以置信地是我居然成功了,这让我兴奋的两天两夜没有睡觉(现在回头看来一切太简单了,我的学员半个小时我就可以教会他们做人桥了)。在这之后我尝试了很多的舞台表演(当然也有很多时候失败了),像忘记数字4、身体变冷、无法起身、手臂放不下、说火星语、唱歌跳舞、学动物叫、橡皮人等等。我发现一个学催眠的秘诀,那就是自信,这点是你能否成功的最关键因素。
 
  带着一个疑虑我大学本科毕业了,对于催眠虽然我无师自通了,但却无法做催眠治疗,而且我发现很多催眠现象和精神病症状相似(我同时也是名精神科医生)。在2004年我自费到香港参加了美国NGH的国际催眠师培训和美国NLP University执行师的培训,前后共花了2万多人民币,这也使我成为国内第一批具备职业资格的催眠师(现在发现NGH和国内的什么经络催眠师一样都不具备职业资格,因为国内没这职业)。
 
  为了能够有更多深造机会和专业能力的提高,我考上了中南大学湘雅医学院的硕士研究生,并师从国家级名师、中国心理卫生协会心理咨询与治疗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张亚林教授,在张老师的指导下开展一系列的催眠学研究,并立誓:穷尽毕生将催眠科学化。在硕士和博士期间,我也开展了很多的催眠治疗,还参加了吉尔根博士的香港“艾瑞克森催眠治疗模式”训练营,经过数十年的探索和研究,我终于发现原来学习的传统式催眠诱导及治疗理论的弊端,而原来一些无法催眠的个案在运用艾瑞克森式模式后都进入到中度以上的催眠状态,而且疗效显著。而目前我准备研究催眠对记忆和注意的影响,如果一切成真,那过目不忘指日可待。我相信今后还有更长的路要走,而催眠术更是终身的学习。想成为催眠师的朋友记住一句话:信心和语言在催眠中占据了绝大部分,说什么内容不重要,怎么说才最重要。
 
  (文/吴月波 | 来源/心灵花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