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主页 > 心理专题 > 催眠治疗 >

催眠治疗:催眠的奥妙和力量

发布时间:2014-12-06 12:37 类别:催眠治疗

  心理导读:研究表明,有两组人最容易被催眠:幻想者和分裂者,他们只占普通人群的5%,由于他们的被催眠性是如此之高,而我们普通人只要具备他们的一小部分特征,就很可比较容易被催眠。    ---www.0315xl.com
  
催眠治疗:催眠的奥妙和力量

催眠治疗:催眠的强大力量
 
  NancyJrdan坐在我的办公室,点燃了一根烟-鉴于她患有严重的哮喘和烟草过敏症,这真是一个致命的习惯。JnathanHunterH.D也在房间内,他是我的导师,也是南希的心理治疗师。亨特想参加南希的第一次催眠治疗,主要是让这位害羞的大二女学生放轻松。我知道他也想亲眼看看催眠是怎么一回事。”猎人“,就如他的名字所说的一样,他正在指导我毕业学校的心理治疗项目。尽管,亨特不是一名催眠师,我已经学习了催眠课程,而且在志愿者身上有一个学期的实习经验。亨特同意,在南希治疗过程中就一般心理方面将给予我相关指导,这是我的第一个催眠案例。
  
  我稍微调整了一下座椅,这样正好跟我那年轻的病人的躺椅形成9度的夹角。我叫南希抬头看天花板,上面四块布满气孔的瓷砖完美交错于一点。(我遇到过一个催眠师,他用的是旋转的金怀表。我们叫病人盯着一个固定的物体是为了阻断其他视觉刺激,以免分散注意力。)
  
  “盯着天花板上的那个点,慢慢的进行深呼吸。放松你的身体,先是脚,脚趾的肌肉,然后是大腿。把你整个大腿的张力都卸掉。”当我讲的时候我渐渐的放慢我的声音,潜意识里暗示南希放慢自己的呼吸。“继续盯着天花板上的那个点,你感觉你的眼皮越来越重了,好象有一种重量在将他们轻轻的往下拉。你可能注意到那个点开始旋转或是开始变色了。那意味着你将进入催眠状态。之后你每眨一次眼,你会感觉越来越难睁开自己的眼睛,随后他们将完全的闭上,你将进入有一个平静的睡眠状态。”南希看起来昏昏欲睡,她的眼皮开始往下垂。
  
  这个时候,我瞥了一眼亨特先生,想知道他对此感应的想法,我心里忐忑不安,我能想象到的最糟糕的反应是他的温和的反对。但我所看到的绝对令人更加沮丧:我那又高又瘦的导师瘫坐在他的椅子上。他两眼紧闭,全身肌肉放松,呼吸几乎难以察觉。
  
  我停在那里,想着下一步要做什么,我只能继续。但是我不知道亨特作为一个不吸烟者,他怎么会对我的指令有反应。如果他醒来后认为自己确实吸烟怎么办“我决定把南希和亨特从沉迷状态中唤醒。亨特一下睁开了眼睛,随后,南希也慢慢睁开了双眼。片刻的混乱之后,亨特很快夸张的装出一脸的漠不关心。我跟南希预约了下一次治疗,她就走了。
  
  “你完全睡着了!”门一关上后,我大声对亨特喊道。
  
  他又恢复了刚才困惑的表情,“我想我打瞌睡了。我记得你说我的眼睛会慢慢的闭上,额,我是说,她的眼睛会闭上。也许,我刚才被催眠了。”
  
  你会被催眠吗?大多数人倾向于认为他们不会被催眠。人们往往有类似怀疑,会被催眠的人会被认为意志薄弱,天真或者弱智。但事实上,现代研究表明可催眠性跟智力,意志集中力以及专注力是相互联系的。催眠不是一个全有或全无的现象,而是一种连续性。大部分人都会被催眠,唯一的问题是多深。
  
  催眠状态就它本身而言是没有治疗作用的。但处于被催眠恍惚状态下的被催眠者接收的具体建议和图像能够深刻的改变人们行为。因为在催眠状态下,他们排演了将来思考及行为的新方式,这为他们将来行为的巨大改变打下了基础。比如,在催眠状态,我经常告诉想要戒烟的人们,他们可以几个小时不去想抽烟,如果他们点燃一支烟,烟的味道尝起来很糟糕,然后他们就会想马上把烟掐灭。我会告诉他们成为不吸烟者将会是怎样一番情景-呼吸更加畅快,有更多的精力做运动,再次享受微妙的味觉和嗅觉,呼吸新鲜的空气,嗅觉畅通,对自己的健康状态感觉良好,还可以省钱,或者其他戒烟的动机。催眠状态的深度放松对某些由焦虑和肌肉紧张引起的心理或生理疾病也有益处的。
  
  过去4年的研究表明,催眠技术是安全有效的,越来越多的研究表明催眠治疗可以治愈头痛,缓解分娩的疼痛,帮助戒烟,提高注意力和学习能力,解除未成年人的恐惧症,当作麻醉药--所有以上治疗都是非药物且无副作用。
  
  我们也正在通过生物因素和环境因素研究来预知被催眠的深度。被分开抚养的同卵双胞胎对催眠拥有惊人的相似反应。而且,通过由HerbertSpiegel医学博士开发的一项“滚眼”测试表明,一个人在慢慢阖上眼睑时,他可以将自己的眼球往上滚动程度与被催眠程度具有相互联系性,这也意味着催眠具有神经学基础。DavidSpiegel(HerbertSpiegel的儿子),斯坦福医学博士,HelenCrawfrd,弗吉尼亚理工大学哲学博士,RbertKunsendrf,美国麻省州立大学,他们也支持这一观点。举个例子,麻醉会使我们脑部疼痛感应区的皮质活动变得迟钝,当处于催眠状态的人们被要求去幻想某个图像时则会引起视觉皮质活动。早期经历对催眠深度也有一定影响。例如,被鼓励参加发挥想象力游戏和具有创造性活动的小孩,通常长大后对催眠反应强烈。
  
  我们也可以清楚的看到,我们寻求的能够引起催眠回应的技巧类,似于日常生活中导致陷入精力恍恍惚状态的必要因素。有些人有沉迷于幻想或者意象的倾向和具有把自己跟周围世界隔开的能力,这些都意味着他们会对催眠产生回应。研究表明,有两组人最容易被催眠:幻想者和分裂者,他们只占普通人群的5%,由于他们的被催眠性是如此之高,而我们普通人只要具备他们的一小部分特征,就很可比较容易被催眠。
  
  幻想者
  
  1981年,门得菲尔德的CherylWilsn哲学博士和TedBarber哲学博士对一组被深度催眠人群就他们的儿童时期和现今的成人体验进行了采访。他们称这群人为”幻想者。”被采访者说他们的想象能够到细微的每一个细节,生动得就跟现实一样。他们在9%到1%的工作时间内或者在做其他事情的时候都在幻想。威尔逊和百伯相信幻想者代表大多数或者全部的深度催眠人们。
  
  我设计了一个实验对催眠进行更进一步的测试。我从几百名测试人员中选出34名具有高度被催眠性的人,我发现他们对各种各样的催眠暗示都会有反应,随后我问他们为什么他们会如此容易的被催眠。当我看到人们能够立即进入催眠状态时,我意识到,几乎三分之二的情况都符合威尔逊和白伯关于幻想者的论断,他们的大致特征如下:
  
  幻想者的记忆在他们生命的很早时已经开始,而且他们能够回忆起当时的细节,当然我们不能测量幻想者的记忆的精确性。例如,有一个被测试人员回忆起发光的字母一个一个从淋浴下水沟中涌出来的场面,这也许只是童年时代的一个梦境记忆,或者完全是个幻想-药物引起的幻觉。
  
  童年时期,幻想者至少有一个,但通常有很多的玩伴是从故事书的虚拟人物或从现实生活中已经搬走的玩伴,或者是从他们认为会说话的宠物或者玩具中而幻想出来。其中一个测试者在儿童时期看过《圣城风云》后,两年内都幻想自己是统帅皇宫的亚瑟和格温纳维尔的儿子。
  
  幻想者的父母鼓励小孩参加发挥想像力的游戏。幻想也占据了这些人们的大部分成人生活,帮助他们打发无聊的琐事和空闲时间,一些幻想者把他们的白日梦过分嫁接到他们的日常生活中。”我正在专心听我们老板讲话,“一个被测试人员叙述道,”但是我看到周六现场中的人物“mckman"站在他旁边,正在模仿他的所有动作。“
  
  幻想者的父母通常是与他们理论而不是引用法律词典的条条框框来对他们进行训诫,父母告诉他们运用想像以引起他们的感同身受。”有一次,我在育儿院跟另外一个女孩打了起来,因为我把她最喜欢的洋娃娃拿走了,“一个被测试者回忆道。”她想把它拿回去,我就把她推倒了。老师把这件事情告诉了我妈妈。妈妈说我应该想象一下那个女孩摔倒时是什么感觉。我真的感觉我就是她,撞到了地板上,一个膝盖擦破了,然后哭了起来。我也感觉到她刚才不顾一切的行为,也感觉她的想法,那个洋娃娃确实是她的。尽管它属于学校,但她给它取了名字,还有其他一切。我再也不会那样做了。”
  
  尽管这些幻想者中没有一个人说自己曾经历严重的儿童虐待,当他们被掴打或是言语轻视时,他们通常运用幻想和想象中的玩伴来恢复他们的自尊心。例如,强大的外星人从人降绑架了他们的父母并且把他们的父母关到监狱里,或者被警察逮捕送回小学。
  
  这一点也不奇怪,幻想者由于深深沉迷于小说,电影和戏剧,经常对现实世界的刺激毫无反应。他们发现自己不可能从一本好的小说中脱身出来除非有人朝着他们大喊。电影结束后,他们会很惊讶的发现只剩自己一个人坐在影院。幻想者把那些场景融入到日常生活中以延长这种思想梦幻状态,在第一次读过某本书或者看过一场电影后,他们会连续几个星期跟那本对话或想象自己为那部电影的主角。
  
  幻想者拥有如此栩栩如生的想象,视觉形象也能够引起他们生理知觉。例如。当他们在看到沙漠的图片时,他们的自然反应是感觉到热,想要喝杯清凉的饮料。当看到日内戈的雪景时,他们也开始瑟瑟发抖。我研究中的半数女性在生活中还经历过某种程度的假怀孕,而且具备一切相应的生理变化。
  
  许多幻想者甚至单凭想象也能达到性高潮。他们想象各种生动的虚拟情节,里面有男女搭档、马戏团的动物、魔法生物、具有暗示性形状的无生命物体作为挑起者。此外,现实中与真实的情人做爱时,幻想者继续运用他们的想象力:想象中自己现实的情人说着一些调情的话,身着盛装,拥有明星般俊美的脸(有时是其他部分),这些都被幻想者加诸他们的情人身上。
  
  催眠是所有这些异想天开体验的自然延伸。大多数幻想者发现正常沉迷状态下的图像比日常生活中的还要生动。但是类似的,当我告诉幻想者等他们从催眠中苏醒后他们不会记得里面的任何东西。但有时,他们还是记得。如果我没有明确暗示这一点,他们当中没有一个人会失忆。催眠结束后,所有人都立即醒来,恢复警惕。就如佰伯跟威尔逊所说的,幻想者不仅可以立即进入催眠状态,而且他们可以很快被唤醒--也许可能是这对他们来说并不是从一种极端不同的意识状态苏醒过来。催眠醒来后,他们的最常见反应是一个大大的微笑。
  
  分裂者
  
  当我第一次读到威尔逊和佰伯的研究报告时,我已经在催眠治疗,做调查和对几个研究生进行训练中催眠了成千上万的人。我所知道的一些具有深度催眠性的人正如他们对”幻想者“描述一样。但我也看到很多不符合这种模式的人。一些被我催眠的人记不起自己曾经经历过如此生动的图像。威尔逊和佰伯用的是是否对催眠有回应的标准尺度来挑选具有高催眠性的对象。但是他们也参照了是否能很快进入催眠这一标准。我怀疑这样是否只挑选了一组特殊的具有高催眠性的人群。
  
  当我采访一些具有高度催眠性却不能立即进入催眠状态的一些人们时,我发现了一个完全不同的下属群体,他们人数占我的研究对象的三分之一。他们不记得催眠中的那些生动的图像,这个群体的人要么倾向于失忆要么是在催眠状态下经历不同的分离的意识状态。我把他们称作”分裂者“。他们有以下特征:
  
  许多此类的研究对象都说有过儿童虐待经历,尽管一部分人直接可以记得,其他一部分人却是由别人告诉他们自己被揍了,有人怀疑这样是因为许多莫名其妙的儿童骨折出现。其他那些没有经历儿童虐待的分裂者有也曾经遭受过幼年时期的创伤,例如,持久而疼痛的医治状况,1岁以前经历过父母的死亡。一些分裂者说他们已经发展了一种不去想不开心的事的能力-一种技巧,随着他们的长大,潜意识里对它的使用也越来越频繁。他们似乎是为了处理和减轻早期生活的疼痛和困难而发展了这种适用性的能力。
  
  相对于幻想者对于那些占据他们想象力的白日梦,电影和小说具有杰出的回忆能力,分裂者往往无法记起那些。当被老师或老板突然叫到时他们常常会大吃一惊,说自己思想刚刚在”别的地方“,尽管他们不能描述那到底是哪儿。他们强烈沉迷于小说和电影,以致忘了时间,但不过一会儿他们就对小说讲的故事记得模糊不清了。
  
  有点像幻想者,分裂者陈述说日常生活中的图像也会使他们产生生理知觉。然而,大部分的知觉是消极的。我的一个研究对象在被告知无害的葡萄藤是有毒植物后发起了疹。对一些分裂者来说看到其他人受伤对于他们来说是很痛苦的所以他们避免看电视新闻。
  
  分裂者不像幻想者能够清楚回忆起自己被催眠,而且他们事后也不是很开心。例如,我研究中的一个分裂者,当被问到她是否会被催眠时,她回答说”也许吧“,然后她开始讲她跟她男朋友在电视上看一部关于警察的片子,片中一名侦探正在催眠一个证人。他晃动他的手表,告诉证人进入深度睡眠。在被唤醒后的2分钟内,她对那部片子什么都不记得了,其中有一个场景是那名侦探正在唤醒证人。
  
  分裂者不像幻想者具有多种多样的性幻想。事实上,他们经常被轻微的性幻想打断。
  
  我研究对象中的分裂者,如果我在催眠状态下有暗示他们,他们被唤醒后经常会不记得。一些人即使没有被暗示也会不记得。分裂者从催眠中醒来后看起来一片混乱,他们会问刚才发生了什么。正如他们需要一个漫长的过渡进入催眠状态,他们也要花点时间从催眠中苏醒。
  
  如果你认为自己是个幻想者,你并不孤单:在一般人群中幻想者几乎是分裂者的两倍,但是,分裂者在临床病人中更加常见,因为他们比幻想者更容易产生心理问题。对那些分裂者来说是个好消息,因为你不仅更有可能进入催眠状态,而且你也更可能从中受益。如果两组都不符合你的个人个性,放心:大约95%的人在不同程度上都会受催眠影响。不管你是用它来消除压力,医治头痛或者摆脱某种不良习惯,催眠是一种几乎人人可用的健康工具--一些甚至有戏剧化的效果。催眠的效果取决于你自己。
  
  催眠治疗
  
  外科手术进行外科放射性手术时对病人进行催眠不仅可以消除病人痛苦和焦虑,而且也缩短了手术时间,减少了复杂的程序。(外科手术刀,2)
  
  癌症许多癌症病人在不仅化疗后会恶心想吐,治疗之前也是。在一项研究中,16名研究对象通常都有这些症状,催眠能够减轻一直困扰他们的化疗前呕吐。(肿瘤学,2)
  
  免疫力对于那些具有高催眠性的对象,催眠好像能大大提高对免疫反应具有关键作用的B细胞和T细胞的活跃度。(美国临床期刊,1995年)
  
  吸烟由美国肺脏协会赞助有3多名吸烟者参加的一次催眠治疗会议,这次会议主要是用来帮助那些吸烟者戒烟。22%的参加者反应说之后的一个月内都没有抽烟。(临床与实验催眠国际期刊,2)
  
  注意力缺失紊乱症(ADD)研究表明,催眠在治疗儿童注意力缺失紊乱症时就跟利他林一样有效。(发表于美国心理协会会议,1999)
  
  疼痛在169个病人中,自我催眠在很大程度上能够缓解慢性紧张性头痛。(临床实验催眠国际期刊,2)
  
  (译者: hanmilo 原作者: Deirdre Barre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