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主页 > 心理专题 > 催眠疗法 >

前世今生:战胜内在的恐惧

发布时间:2013-11-03 08:09 类别:催眠疗法

  
  心理导读:传统的心理治疗法,虽能让她回忆三、四岁时的情景,但却无法根愈;施以普通的催眠,也找不到关键的原因,进入前世以后,她仍找不到“特殊”的经历,只看到四、五个类似今世这样孤寡、偶而却又相当富裕的日子。    ---www.tspsy.com
  
前世今生:战胜内在的恐惧

前世今生:战胜内在的恐惧
 
  免于恐惧是现代人的基本人权之一,这虽是源自政治上的免于恐惧,但我觉得应该将它延伸到各个层面。
  
  现代人由于各种外在与内在环境的交逼,不能真正地免除所有的恐惧。
  
  换句话说,社会越进步,人们越是过着恐惧不安的日子。
  
  精神科医生虽然没有能力改变政治、经济、法律等各种体制上所加诸于人们的恐惧;但却必须有担当地在知识的层面上,帮助人们战胜缘于精神、心灵、社会、及医学上所造成的恐惧症,从而引导人们发挥更大的能力去接受挑战。
  
  恐惧前世因
  
  吴媛是一位来自中南半岛五十多岁的华妇,平常看起来好好的,没有什么病痛,身体一向健康,在此地的华人社区里人缘甚佳。
  
  可是她有一个毛病,就是不能独处,当她一个人独处时,就会变得极度恐慌,心跳加快,六神无主,成为十足的废人,直到看到熟人,她才恢复常态,变成思绪正常的人。
  
  她就这样过着难以言喻的痛苦日子,没有对象可以倾吐。
  
  来到美国后,因为语言上的隔阂,一走到街上来,更加深了这种恐惧感,天天有如进出炼狱般地生活着,若非身历其境的人,是很难体会个中滋味的。
  
  心病须得心药医在精神医学上,这种症状叫做恐惧症,属于比较严重的精神疾病,目前医学上虽有几种稍具疗效的药物,不过犹如热天喝凉水,对于疾病本身并没有终结的效力,所以仍以心理治疗为主。
  
  心理治疗往往旷时费力,必须清理掉所有致病的原因之后,症状才能痊愈。
  
  一般患有这种疾病的人,每天生活在恐惧中,很难被导引入心平气凝的地步而找到生病的原因,且因很多病因对当事人而言,感到恐怖异常,早已被潜意识压抑得死死的,很难再记忆起来。
  
  这位病人对我的治疗理念,起初并不认同,认为病就是病,有病就得用药医,哪有什么用谈话治病的,实在不可思议。
  
  这种现象在台湾尤其普遍,所有的病因不外乎是所谓自律神经失调,若要深入探究病人内心的压力与创伤时,可能得到的反应却是病人的不耐烦,他们会说:“医生,请开跟上次一样的药给我就好了,你问这么多问题干什么?”这一类的病人,往往在心不甘、情不愿的情况下被送到精神科医生面前时,已是历尽沧桑,跑遍各大医院的名医门诊,经历了各种诊断与检验手续,其中不外乎抽血、心电图、脑电图、胃镜、超声波、电脑扫描、核磁扫描等等,检查结果都是正常的;甚至于连肚子都开过刀了,所有的内脏都被翻开来检查了,还是找不到毛病。
  
  这种浪费医疗资源的情形,不论是在美国或台湾,时常都可以看到,不但当医生的很辛苦,病人也筋疲力竭,结果仍回到原地,白忙一场。
  
  每当这些病人终于被送到精神科医生面前,总会被详细地询问一番,然后进入药物与心理治疗的过程,同时接受治标与治本的医疗。
  
  我在美国开诊所时,就是这样诊治吴媛的,我发现当今有许多药物,包括各类新旧抗忧虑药物,以及减少紧张、镇定精神的药物,刚开始使用时,对她都满有效的,但不出三个月,就失去效用。
  
  经过一、两年之后,再也没有什么药物可用了。
  
  精神治疗穷查病因自从她同意我的治疗理念之后,我将她的病历查了又查,试着用的原理,寻找她生病的原因。
  
  正如其他罹患恐惧症的病人一样,她对过去的事情印象相当模糊,若用正规的问诊,只能让她回溯到七、八岁的往事,她说大约在九岁时,曾因自己一个人在小溪玩水,被暴洪冲走,差点淹死而惊吓不已,至于求学阶段的经历,看来跟她的病没有多大关联。
  
  我试着再往更早期的经历查阅,也很难再得到更进一步的资料了。
  
  在她三十多岁时,中南半岛沦陷,身为法官的丈夫被棉共抓去,用铁链从手心穿过,跟其他曾在前政府为官的人串在一起,慢慢凌迟至死,她的母亲也因受不了痛苦而过世,此后她便逐渐产生恐惧的症状。
  
  她独自带着三个小孩逃亡的过程,跟其他的中南半岛难民的经历一样,都是可歌可泣,非常悲壮伟大的,她曾遭遇人类对灾难与痛苦所能忍受的极限,却仍然存活了下来。
  
  当时的高棉像人间地狱一般,没有亲历其境的人,是很难想像那种惨绝人寰的境地的:哀鸿遍野,骷髅如山,腐尸满城,鬼哭神嚎,景象凄凉!她就这样带着三个小孩,试图穿越这个恐怖的人间地狱,逃到临近的泰国,他们餐风宿露,昼伏夜行,几度越过尸堆,终于接近边界了,却被一小队棉共抓到,吓得她手脚直颤,心想这下是死定了。
  
  棉共要她读一些文件,她却假装不认字,逃过被屠杀的命运。
  
  棉共对知识分子的铲除,是毫不留情的。
  
  他们被迫跟着这一小队棉共转移各地,一个多星期下来,战战兢兢,倒也有惊无险。
  
  有一天早上醒来,大伙人发现那些共党士兵都跑得精光,看不见一个人影,原来是越共打过来了。
  
  他们趁隙得以逃出魔掌,进入泰国,辗转到达美国。
  
  如泣如诉地谈完这些往事,她的心境是宽敞多了,绷紧的情绪也纾解了不少,但是恐惧的症状依然不见改善。
  
  催眠找病因于是我就向她解释催眠的内涵,她也接受了,而她较难集中注意力,必须用更长的时间才能进入状况。
  
  这是大约在她三岁半时发生的事情,当时因为战乱之故(二次大战时期,日军攻打中南半岛),她的父母带着一家大小和许多人躲到山区里,由于食物短缺,她每天哭闹着要吃东西,惹得父母心烦,经常挨父母责罚,那一段时间,持续约半年之久。
  
  在催眠中我反复追问她,终于让她记起了一件影响至深的创痛。
  
  在山区的日子里,有一天,不晓得为什么,她父母必须把她交给一个朋友看管,那个叔叔竟在她上完厕所之后,设一个说词,要她把裤子脱下,躺在床上,然后用手非礼了她,当时她感到既羞又恐惧,不知该怎么办才好,直到她父母回来了还是哭个不停,父母问她,她不敢说出来,继续不断地哭,惹得父母亲更烦,责打了她一顿,让她心里更加害怕。
  
  消除恐惧我起初深具信心跟病人讨论了这件事情,并且安慰她说,经过这个重大的记忆之后,她的病就会好了,在催眠之中,我也为她安置了很有效的暗示。
  
  结果她的确是好多了,居然可以单独开车到她熟悉的超市去买菜,我也认为治疗已经成功了。
  
  这种现象持续了半年,直到有一天,她在电视上看到美国洛杉矶遭人纵火焚烧、到处有人抢劫的消息,一夜之间,她过去所有的症状又一起复发了。
  
  这下可把我搞糊涂了,也使我对自己在心理治疗上的理念产生了动摇,我心想,难怪祖师爷弗洛伊德不喜欢用催眠术来治疗病人,因为它的效果毕竟经不起考验。
  
  当病人回来向我述说她的情况时,令我丧气不已,一直追问原因,怪罪她不该再发病。
  
  没想到反倒是她比较看得开,她说:“请你把我放进催眠中,再查查看好吗?我相信一定还有许多问题,是我们尚未查到的。”
  
  再入催眠,找出前世因跟她约好另一段时间之后,我又带她进入催眠之乡,直截了当地要她记起那些以前没说出的所有重大事情。
  
  她很快地有了反应,她说:“我看见一片绿油油的稻田,我很沉闷地踽踽独行。”
  
  “你要去哪里?”“我也不知道。”
  
  “这是几岁时候的事?”“十六岁……等一等,这不是在今生发生的,我穿的衣服是比较古老的。”
  
  “你能不能看到你穿什么鞋子?”“布鞋,这不是现代的。”
  
  进入催眠中的人往往会串联起前世与今生的记忆,亦即同时存在于这两个世界。
  
  为什么会这样?必须用量子论才可以解释。
  
  每一个人氢分子里的两个电子,将在同一个时间里存在于氢分子范围内的每一部分空间之中。
  
  同理可知,我们的精神体,依类似的道理,照样可以同时到达属于生命范围内的所有的时间和空间之中。
  
  在这种催眠状态中,有一些背景资料是需要澄清的,所以我又问她:“既然不是现代,那么究竟是哪一个时代呢?还有,这是在中国吗?”她答道:“大约两百年前,好像不是在中国。”
  
  “你能确定吗?”“我想,我是在越南或柬埔寨。”
  
  “我想知道,你为什么独自在田野里走路呢?对了,你是男的还是女的?”“我是女的,长得很好看,村里有一名无赖想要娶我,我父母也被迫答应了,我该怎么办?
  
  我想逃跑,可是又不知往哪里去才好。”
  
  她继续往山上逃,在山区里躲了一个昼夜,后来肚子饿了,外出觅食,才被人发现而穷追不舍,一直追到一个山崖。
  
  那些恶人围上来了,拉拉扯扯间,她奋力往崖下跳,成功地逃离了那些人的掌握,却摔落而死了。
  
  然后,她看到自己已在山上及空中飘来飘去,还看到自己的身体在山崖下,也可以感觉到脖子断了,很痛!就跟她今生感到的颈部疼痛是一样的。
  
  她说她在山上飘了好几天,后来被一个穿白衣服的人来把她接走了。
  
  就在催眠状态当中,我把她带到超意识的世界里,然后问她:“你从这个生命的过程里学到了什么?”她说:“我跳下山崖而死的结局并非上策,我应该暂时回去,找机会用其他的方法来反抗,或是计划得更完善之后,再重新进行一次成功的逃跑。
  
  生命太可贵了,年纪轻轻就这样死去,毕竟是不值得的。”
  
  我想,这是她潜意识中相当有智慧的几句话了,可以供那些处在危困之境,想以自杀结束自己生命的人做参考。
  
  故事还没有完,我想继续试验她的超意识的能力,于是问她道:“这就是你生病的原因了吗?是否还有与今生的病症有关的其他经历?”她回答说:“有!”于是我要她把那个经历找出来,她很快就找到了,而且叙述道:“我在半夜被人从叫嚷声中吵醒,有人在喊:‘火!火!失火了!’我睁开眼睛一看,不得了,房子前后院都起火了。
  
  我赶快跑到外面一看,原来整条街都在大火当中,是有人纵火了。”
  
  我问道:“是谁纵的火?”“不知道,早几天就听说盗匪要打过来了。”
  
  “你们为什么不走呢?”“走到哪里去呢?到处都是流寇、盗贼,何况皇帝的军队并不见得好,听说李大王比官兵更好,还会给老百姓饭吃呢!”她说她住的地方叫小沟集,离京城十五里,曾有官兵驻扎在附近,可是官兵撤走以前把村庄烧了,劝老百姓迁往京城,但是大家总觉得皇帝及这些官兵都坏透了,既然民不聊生,盗贼来了也许会改观。
  
  过几天,李大王(照这种情节看,应该就是闯王李自成)来了,照样烧、抢、奸、掠一番,
  
  她也在乱军之中,被凌辱而死了。
  
  死的时候,还不到四十岁,始终不曾见到半年多前才出外谋生的丈夫和儿子。
  
  完全的治疗她的超意识告诉我,这些就是她生病的原因了,只要将这些经历清理掉,也就足够了。
  
  我想洛杉矶黑人的纵火烧城抢掠,确实是造成她旧病复发的原因。
  
  从此,她那心惊胆颤的日子过去了,可以如正常人般过生活。
  
  而这一、两年来一直困扰她的头痛,再也不会出现了。
  
  今生课题
  
  在恐惧此外,有一位跟她年纪及经历相若的妇人,也是患了类似的毛病,丈夫是生病过世的,而她一直照顾两个小孩。
  
  她的症状也是无法忍受孤独,一定要有人陪伴才会安心。
  
  起初她只接受药物治疗,非常有效。
  
  但未及一年,效果就大打折扣;传统的心理治疗法,虽能让她回忆三、四岁时的情景,但却无法根愈;施以普通的催眠,也找不到关键的原因,进入前世以后,她仍找不到“特殊”的经历,只看到四、五个类似今世这样孤寡、偶而却又相当富裕的日子。
  
  这到底是怎么样的命运?我实在被弄糊涂了。
  
  由于这是未成功治疗的例子,使我觉得很不甘心,常常都在思考她的问题,不管轮回因果如何,她的潜意识既然告诉我这么多故事,一定具有某种道理的。
  
  克服恐惧是必学的功课。于是,我又把她放进催眠里,引导她到达超意识的世界之中,然后直截了当地问她:“为什么你会经历多世雷同的生命,这不是在浪费时间吗?你到底想证明些什么事呢?”她一时竟答不出话来,整个人好像进入沉思状态,静止良久。
  
  于是我说:“你一定知道原因的,如果不明了,请问问你的超意识就知道了,我要你很快地找到答案。”
  
  她吞吞吐吐地,终于说出了几句话:“我想……我想……我是在学……在学习如何使自己刚强,壮胆起来,不要靠别人也能平安顺利地过日子。”
  
  “你是不是过去几世都没有做到,所以你的生命才一再重复,直到你学会这门功课,才能获得解脱?”“是!”多干脆的一个回答!我也被整个过程愣住了,难道我们来度这一生,就是为了学习某种功课?如果没学好,来生还要重新学习?是不是我们每个人都是这样?包括我自己本身在内?如果是的话,我们学习这些功课的目的何在?于是我又问她:“为什么你必须学会这个课程呢?”“若不超越这个限制,我就无法前往别的地方。”
  
  能力生自由什么限制呢?她就语焉不详了。
  
  不过我想,此时毋需多言,我们也都推想得到,若不学习或修到一些特定的能力的话,我们的生命就会被限制在某些圈圈里去轮回;直到有一天,我们学到更大的能力,才能进入更大的圈圈;至于生命进化的最终目标,就是不再被任何圈圈所限制,而能进入完全自由的境界。
  
  如果这个问题与答案,正是宇宙人生的真理,那么活在世上的每一个人,似乎都应该好好地思考这个问题。
  
  想到这里,对这个病人的毛病,我已有答案了,知道如何去开导她。
  
  在她仍然处于深度催眠状态中,我安插了几句话:“你已知道目前的毛病,是一个今生应该努力去克服的问题。
  
  这是你今生这个生命的主要课题,如果没有解决,来生可能仍无法超越这个循环,所以无论如何,你一定要尽全力设法成功地解决它。
  
  我要你从现在起,从超意识里获取能力,把这个毛病消除掉,从此过着自由自在的生活,请你记得,你一定要做到,而且你一定能够做到。”
  
  事后,她开始有进步了,可是不象其他的病人,发生戏剧性的变化。
  
  也许改变一个人几世纪所累积下来的坏习惯,是需要多一点时间吧!
  
  (文/陈胜英  节录:《生命不死》 唐山心理咨询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