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主页 > 心理专题 > 催眠疗法 >

催眠治疗:催眠术是伪科学吗?

发布时间:2013-09-07 20:36 类别:催眠疗法

  
  心理导读:古罗马的僧侣每当从事祭祀活动的时候,就先在神的面前进行自我催眠,呈现出有别于常态的催眠状态下的种种表现,然后为教徒们祛病消灾。由于僧侣们的状态异乎寻常,教徒们疑为神灵附体,故而产生极大的暗示力量。在古罗马的一些寺庙里,还为虔诚的教徒们实施祈祷性的集体催眠,让他们凝视自己的肚脐,不久就会双眼闭合,呈恍惚状态,从而可以看到"神灵",还可听到神的旨意等等。     ---www.tspsy.com
  
催眠治疗:催眠术是伪科学吗?

催眠治疗:催眠术是伪科学吗?
 
  提起催眠术,如影随形的一个词就是"争议"。关于催眠术是科学还是伪科学的争议,一直就没有停止过,只不过是争论的声音有时大点,有时小点;在有的地方争论得多一些;在有些地方争论得少一些。言辞激烈的反对者认为它就是江湖骗术;学院派心理学家至少认为它登不了大雅之堂;狂热的支持者则认为它无所不能。
  
  催眠术究竟是怎么回事呢?它的科学依据到底有没有?它的原理是什么?它的效能究竟又是如何?本章的主旨在于对这些疑问作一番解读。
  
  认为催眠术是伪科学的人,大抵出自于以下几种原因。
  
  催眠术的出身不好
  
  催眠术的出身的确不好,这是事实。虽然我们是催眠术的拥护者、使用者,但对这一事实也无法回避。
  
  催眠术,说得更准确一些是"类催眠术",在久远的古代就已经有了,但它总是与宗教活动、甚至迷信活动联系在一起的。像中国古代的江湖术士所惯用的让人们神游阴间地府、扶乩等等,事实上都是借助于催眠术的力量,使人们产生种种幻觉或进入自幼书写状态。印度婆罗门教中的一派所进行的"打坐",就是一种自我催眠的方法。后来这种方法被引入佛教,成为尽人皆知的"坐禅"。与此相似的便是道教中的"胎息法"。
  
  古罗马的僧侣每当从事祭祀活动的时候,就先在神的面前进行自我催眠,呈现出有别于常态的催眠状态下的种种表现,然后为教徒们祛病消灾。由于僧侣们的状态异乎寻常,教徒们疑为神灵附体,故而产生极大的暗示力量。在古罗马的一些寺庙里,还为虔诚的教徒们实施祈祷性的集体催眠,让他们凝视自己的肚脐,不久就会双眼闭合,呈恍惚状态,从而可以看到"神灵",还可听到神的旨意等等。
  
  总之,无论是在西方还是在东方,其宗教活动中或多或少地存在着"类催眠"现象。那时的催眠现象带有浓厚的神秘与迷信色彩,有时成为宗教活动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至于正式以治疗为目的的催眠术的开端,也是与伪科学有所瓜葛。那就是麦斯默术。
  
  德国人麦斯默(1734~1815),毕业于维也纳大学,是一位富有的开业医生。他对占星术颇有研究,深得其中三味。曾写过一篇《关于行星给予人体影响》的论文。在文中,他将早先广为流传的"动物磁气说"发扬光大。"动物磁气说"认为:在天地宇宙之间充满着一种磁气,一切生物都依靠这种磁气的养育,人类经常从星星中接受这种磁气。麦斯默推论,既然人们要依靠这种磁气的哺育,那么这种磁气的力量也会使一切疑难杂症烟消云散,使人们康复如初。他的观点在维也纳未得到承认,1778年他来到欧洲的文化中心巴黎。在那里,他把自己的理论变为实践,运用被后人称之为"麦斯默术"的方法,为人们治疗疾病。
  
  他的治疗方法是这样的:
  
  在一间光线昏暗的房间中央设置了一个金属桶,在桶内放一些化学药品和金属,使之发生化学反应。然后让众多的病人握住金属桶柄,或用发亮的铜丝触及到患痛部位。同时暗示病人,会有一种强大的祛病去痛的磁气通过你的躯体,从而使疾病痊愈,身体康复。一切准备就绪以后,丝竹声起,裹着绢丝衣裳的麦斯默飘然而至。他一面在众多的患者之间来回穿梭,一面用长鞭或手指触摸患病部位。一段时间以后,患者就进入到麦斯默所说的"临界状态"--患者忘却了自我,大声喊叫,还有些人激烈痉挛或昏睡过去。一阵兴奋过去以后,病就好了。麦斯默术出现以后,巴黎城为之轰动,在上流社会的妇女中更是交口传诵,一睹为快,甚至连当时的法国皇后玛丽·安托万内特也热衷于此道了。
  
  毫无疑问,磁气本身根本不可能治愈任何疾病,患者们之所以能够康复如初,完全是由于自我暗示的缘故。麦斯默正是利用人类易受暗示的心理特点,用这一奇特的方法诱导患者,使得牢牢压抑着患者的潜意识心理释放出来,通过疏导作用来达到治愈疾病的目的。
  
  名噪一时的"麦斯默术"引起了各界的注意。有人专门设计了相应的实验对其进行探讨。其结论是:麦斯默术是一场骗局,所产生的治愈疾病的效果并不是由于磁气的作用。囿于当时的认识水平,人们认识不到自我暗示的强大力量以及生理与心理之间相互联系,相互影响的密切关系。因此,法兰西科学院宣布麦斯默术是一种江湖骗术,毫无科学根据。加之国王路易十六世对此也很反感,并认为有伤风化,从而把他赶出法国。晚年的麦斯默在瑞士的布登湖默默地结束了他的一生。
  
  (文/邰启扬 吴承红 心灵花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