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主页 > 心理专题 > 催眠治疗 >

催眠案例:接受世界的不完美

发布时间:2013-07-15 18:31 类别:催眠治疗

  
  心理导读:在这一个本不完美的世界上,寻求完美的人生,本来就是一个有缺陷的想法,但我们还是在不断地去寻找生活中的完美,可以让我们的每一天,每一小时,每一分钟,都过的自在,美妙,要“允许”自己感觉好起来。如果我们可以选择去做一个美梦,那为什么去反复品尝那苦果呢?    ---www.tspsy.com
  
催眠案例:接受世界的不完美

催眠案例:接受世界的不完美

  这是一个网络约诊,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龄女孩子,约好在网络上见面治疗。她要治疗的原因十分特殊,只是想在自杀之前,感觉一下心理治疗和催眠是怎么回事。于是谈话开始了。
  

  她生长在江苏一个美丽的城市中,自幼父母离异,她与母亲一起生活,她说她很“疼”母亲,她似乎是为了母亲活,早上去上学,总是悄悄地自己打点书包,只为让妈妈多睡一会,她会努力学习,只为妈妈在开家长会时脸上有光。所以她一直是一个乖女孩,好学生,听话懂事,甚至是与年龄不相称的懂事。
  
  她从小到大一直单恋教师,包括有时女教师也一样,这对她的成绩有很大影响。后来她与母亲关系破裂,再后来没考上大学,出来打工。现在一个人在北京做生意,虽然收入很是不错,但她却开始觉得了无生机。她的问题有几个重要的,一是父母关系,二是单恋,三是母女关系。尤其现在的状态,一个人在北京漂,母女关系的破裂是主要原因。
  
  但妈妈对关系从疼爱到憎恨,真是一个难以思议的转变,更奇怪的是她几乎都没什么印象为什么会这样。看起来这是一个必要解决的问题了。
  
  在催眠状态下,一切淡忘的记忆越变越清晰。她想起来,当初是她写了好多的日记,记录关于如何单相思自己的老师的故事。有一次电视台请了心理咨询的“专家”,谈心理问题。她觉得自己有问题,于是找到电视台的专家,让他看自己写的东西。后来专家得出结论:“你妈妈是个自私、狭隘的女人。”
  
  她听了真是觉得五雷轰顶,想不到她“疼爱”了十几年的妈妈,居然是个“自私、狭隘的女人”。从此她开始憎恨自己的妈妈。
  
  (马博士注:心理咨询师要对自己的话十分的负责,这样的评论对一个前来咨询的人是极为不负责任的,对于心理工作而言,咨询师这样的评论也是违反职业水准的,违反了心理咨询与心理治疗的常识。他的一句断语,却是让一个女孩本来不完整的心灵,更加破碎。)
  
  夜里的北京,是她准备结束自己生命的前夜。我很高兴她能及时找到我,同时开始为她做催眠。我帮助她导入到催眠状态,虽然是通过网络,一切都与咨询室一样,女孩很好地配合,进入了催眠状态。只是她还是有些害怕,于是要她可以睁着眼睛做催眠。她渐渐的变成了童话中的灰姑娘,又开始做自己的梦,一路走下来,她开始看到了未来的她,她知道她的未来的样子,她的爱人、孩子,工作、事业的发展。她再回头看时,她说知道要如何面对现在的一切了,她说她懂了,虽然不知明确为什么,但内心里,她感受到了想要这种生活的冲动。
  
  然后我们开始对以前“心理专家”所结出的“咒语”加以解除。在催眠状态下,让她知道,每个人都不是完美的,但父母爱孩子的心是一样的。我们可以原谅他们在生活中的一些错误,也可以原谅自己在生活中犯的一些错误。用原谅与接纳的心,去面对人生。尤其在其中对于那句“咒语”加以解除与废止。此刻她无言的泪水,一下子如决堤般涌出来。
  
  治疗结束了,她很轻松,一切都如冰消雪逝。告诉我,她的心好象一下子打开了,内心与妈妈的联系重新建立了起来,她说今年过年一定要回家过年。说起要死的想法时,她害羞的笑了,说自己实在太傻了,想想还有些后怕。如果真的死了,妈妈一定伤心死了。
  
  但是我的内心并没感到轻松,这只是解决了现在的问题,内心深层的问题还有许多,还要再多几次的催眠,但时间有限,我们只能到这里了。
  
  下次还能有机会么?
  
  她内心的问题不可能一次全部解决掉,当她下次触发了那些内心痛苦的经历时,当她再受生活重压时,希望她能勇敢面对。
  
  正规的治疗,我要一周与她治疗一次,直到她获得心灵上完全的健康,但也许这也只是一个美好的愿望。愿她路上,不再有坎坷,不再有痛苦,不再被困难压倒。愿她时时有勇气,时时有量。我只能在她的后暗示里重重的加上几句,希望这些话能在她潜意识里留存下来,在遇到挫折时,能帮她渡过难关。
  
  在这一个本不完美的世界上,寻求完美的人生,本来就是一个有缺陷的想法,但我们还是在不断地去寻找生活中的完美,可以让我们的每一天,每一小时,每一分钟,都过的自在,美妙,要“允许”自己感觉好起来。如果我们可以选择去做一个美梦,那为什么去反复品尝那苦果呢?
  
  让我们一起来,找出生活中的美好,发现人生的美妙,就算是在牢狱中,听着脚镣的声音,我们也可以用它来伴奏歌唱。
  
  (文/马春树 心灵花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