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主页 > 心理专题 > 催眠疗法 >

艾瑞克森经典案例分析

发布时间:2013-02-23 09:42 类别:催眠疗法

  
  心理导读:一名传记作家永远也不可能写出当事人在自我描绘时所呈现的面貌。在艾瑞克森将迈入人生末尾时,他接了这个案子,是他生命和能力巅峰的代表作,非常清楚地呈现出他这个人。    ---www.tspsy.com
  
艾瑞克森经典案例分析

艾瑞克森经典案例分析
 
  约翰和巴尼的例子结合了艾瑞克森的训练、他最伟大的创新和洞察——对于情境的善用和有效沟通的能力,以及他治疗中的游戏面和人性面。
  
  艾瑞克森在1960年代早期开始和约翰工作。约翰受精神分裂症所苦,很明显的,这会是个长期的个案。治疗目标是让约翰离开医院,使他能过自主的生活,而不是治愈他。当艾瑞克森接一个个案,他会真正尽其所能地帮助病人,不计代价,只要有某些真正改变的动机。因此艾瑞克森深入挖掘、介入约翰生活的每一个层面。约翰是家中独子,艾瑞克森的首要介入措施是让他和父母分开,这个措施成功了,因为在第一次疗程时,艾瑞克森就评断这个家庭过去不能、未来也不能全体顺利运作。在艾瑞克森的建议下,约翰的父母替约翰成立了一笔信托基金,使约翰能够财务独立,因此他们将不用和约翰接触。每个月艾瑞克森得到一笔小额的金钱,做为约翰的治疗费用,而约翰则得到一笔小额的生活津贴。
  
  起初约翰开车去看诊,但一段时间后因为他的精神分裂症,他无法开车,因此艾瑞克森和他太太帮约翰安排了一间公寓,离艾瑞克森住处只有步行之遥。
  
  正如下文将会细述的,目标导向是艾瑞克森学派的基石。艾瑞克森对这位病人有哪些目标呢?一般而言,精神分裂症病人有四个共同的模式:
  
  1.他们不会有满意的关系。
  
  2.他们不会负责任。
  
  3:他们不会率直地表达。
  
  4,他们不喜欢被界定为一种特定的角色,例如,他们是生活的牺牲者,但他们不会承认,或没有认知到这一点。
  
  因此,为精神分裂症病人做心理治疗的目标,是使他们建立关系、负责任、率直地表达和担负生产性的角色。要使病人达到这些目标的困难在于他们很少对直接的建议做反应:他们一般都不直接做许多事,而是和其他事情产生三角关系,例如,他们不直接沟通,而是透过他们的“声音”来表达。
  
  重新定位病患的角色
  
  如果精神分裂症患者是间接、三角化沟通的专家,那治疗师也用类似的沟通模式,运用病人自己的参考架构,和他们搭起沟通的桥梁(cf,Zeig,1980b)。艾瑞克森藉着让约翰养一只狗,设法完成间接沟通。在约翰同意养狗之后,艾瑞克森派他最小的女儿克莉丝提(Kristi)和当时的一位医学生陪约翰去找一只狗。
  
  现在问题是到哪里去替精神分裂症病人找一只狗呢?你不会到宠物店去挑一只纯种名犬,那似乎不太合适。适合精神分裂症病人挑狗的地方是动物收容所,专门收容得了慢性病、等着被安乐死的狗。约翰走进收容所里,听到一声狗吠,当场要了一只未成年的小型猎犬,他叫它“巴尼”约翰从收容所和死亡边缘将巴尼救了同来。
  
  刚开始约翰把狗养在公寓里,但过了不久,对这只狗而言,公寓的空间很明显的太小了,他能把巴尼寄养在什么地方呢?艾瑞克森主动提议把狗养在他家,但这不意味着它变成艾瑞克森的狗,狗主人还是约翰,每天他必须到艾瑞克森家喂它和照顾它两次。
  
  随着约翰与巴尼之间的互动,他的角色开始微妙的转变。他不再以病人的身分到艾瑞克森的家中,而是为了照顾狗而去,在这个过程中,他逐步地开始负起责任。
  
  在重新定位约翰的角色上,艾瑞克森甚至做出更进一步的努力。艾瑞克森停止了约翰的定时看诊,而约翰也变成家中经常来访的友人。约翰除了早上会来之外,每晚八点到十点间,他也会来家里和艾瑞克森夫妇一起看电视。当约翰在那里经历着家庭生活时,艾瑞克森会运用他多层次沟通的手法,在不被察觉的情况下做治疗。艾瑞克森有一部份的治疗,是用“恐吓”巴尼的方式来凝聚约翰和巴尼之间的关系。
  
  傍晚的时候,艾瑞克森会用钳子把狗饼干分成两半(因为他手部的活动不便,力气也不够,所以他一定要用钳子才能拨开饼干;即使如此,这对他而言仍相当困难,做完后他的双手会颤抖不已。),不能由艾瑞克森太太来拨饼干,如果我在那里,也不能由我来拨饼干,一定要是艾瑞克森。艾瑞克森会将半块饼干拿给约翰,让他来喂巴尼。如果巴尼来找艾瑞克森,他会用苍蝇拍把它赶走,或者按他特别装在轮椅上的喇叭,然后大声的对巴尼叫:“去——约翰的狗!”(艾瑞克森也用软性的方式,他有时候会看着巴尼说:“你是谁的狗呢?”你会看到约翰流露出骄傲的神情。)
  
  让我们来看看这个情况的角色动力,如果艾瑞克森成为迫害者,而巴尼是牺牲者,那约翰势必只剩一种角色——拯救者(cf.Karpman,1968)。而当约翰开始成为拯救者时,他也开始更加的负责。这些治疗介入的结果造成约翰开始打破他之前习得的限制。
  
  在艾瑞克森的治疗里,巴尼也是一个开心果。他称巴尼为“那只有蛇腹的混种猎犬”。根据艾瑞克森的记载,巴尼替艾瑞克森取了“老家伙”这个名字,而巴尼叫艾瑞克森太太为“屋里的女主人”。
  
  巴尼的信
  
  角色个性之后,艾瑞克森开始用巴尼的口吻写信给约翰。艾瑞克森会用各种可能的方式来沟通,而他当然也能把信写得具有治疗目的,这是另一个对精神分裂病患使用治疗性三角沟通的例子。信件也是艾瑞克森经常使用的治疗工具。艾瑞克森曾让信看起来像是自己的狗罗杰写给罗伯·皮尔森(Robert Pearson)的狗拍普,通知皮尔森医生关于自己主人所诊疗的一些案例( Pearson,1982,p.426)。罗杰当然相当多产,约翰·可里( John Corley)医生的狗也收到过一些信(Corley,1982,p.237),而伯莎·罗杰(Bertha Roger)医生的狗也收到过(私人通信,1984)。在罗杰死后,罗杰的在天之灵写信给这个家庭,而它的信在艾瑞克森的孩子和孙子间相互传阅。这些信是艾瑞克森用来教养下一代的方式;信里提到这个大家族里所发生的事,并传达一些培养道德感和热爱生命的观念。
  
  因此巴尼开始写信,而约翰变得不只是个访友,现在他是艾瑞克森家庭所“收养”的成员。
  
  这里是一封1972年的信——一封手写的信,对艾瑞克森而言是件极为辛苦的事:
  
  1972年五月
  
  亲爱的约翰:
  
  今天早上我很早起床,今天天气相当好,但有一些事困扰我。星期六罗伯(艾瑞克森最小的儿子)告诉凯西(艾瑞克森的媳妇)一个故事,屋里的女主人也一起听。故事是关于某个老家伙登报徽婚,他收到一封应征信之后,带了两匹马去机场接她。在去教堂的路上,老家伙的马走得颠簸,他只说了声:  “一。”半路上,马又走得颠簸,老家伙说:  “二。”当他们刚到教堂时,他的马再次走得颠簸,老家伙解鞍下马,说:“三。”然后他当场开枪把那匹马杀了。未来的新娘说: “你怎么这么残忍,只因为马走得颠簸,就把它杀了。”老家伙只说:  “一。”
  
  我没有听完全部的故事,但我听到屋里的女主人小声的说:  “千万不要把这个故事告诉你知道的那个人。”约翰,她那句话是什么意思呢?
  
  ---巴尼
  
  运用多层次散布技术
  
  第二天是另一封信,当你读这封信的时候,留意艾瑞克森的多层次散布技术( multilevel interspersal technique),藉由这种方式,他同时沟通的事情不只一件,他用带有正面情绪意涵的“疯狂”同义词,来重新表述疯狂的概念;再者,他采用幽默和戏剧化的方式,来淡化约翰相当熟悉的恐惧情绪;他甚至用同理的方式,建议约翰不要期待完全克服他的困难;他强调约翰和巴尼的连结,并将艾瑞克森太太带入这个连结当中,让她也扮演保护巴尼的角色。在这整个过程里,很明显地,他乐在其中。
  
  ---1972年五月
  
  亲爱的约翰:
  
  你知道我对那个很棒的女孩罗西(艾瑞克森第二小的女儿)的感觉。她这个周末没有回家,甚至也没有寄一根骨头来慰问我。我的感觉糟透了,我试着自我安慰,我悄悄地溜进了克莉丝提的房间,准备好好的享受一番,我做了一个很棒的梦,梦中罗西轻抚着我的头,给了我一根甜美多汁的骨头,你绝对想不到的是,老家伙进到房间来,他看到了我,我陶醉在甜美的梦里,没有听到他的轮椅声。约翰,那很惨,真的很惨,他一进来就响起那可怕的喇叭声,用充满最恐吓、威胁的声调说: “一”然后喇叭声使得我全身的骨头变成一团震颤的果冻,我吓坏了,全身发抖,真是糟到了极点,我僵在那个房间里,只能不停的发抖,最后我溜出房间,屋里的女主人好心的帮我开了后门,我才松了一口气。我花了将近一个小时,才把卡在我股间蛇腹的尾巴拿出来,因为可怕的喇叭声把我可爱的蛇腹变成果冻了。好几个小时之后,我才能再次左右摆尾。约翰,刚刚发生的事是我这辈子最惨痛的经验。约翰,现在你知道我对罗西那个女孩是如何完全的痴狂了,有时候我也会疯狂地想着克莉丝提对我的好,而屋里的女主人让我无忧无虑,快乐的过日子;而你在你的公寓里替我洗的贝兰( Bay Rum)香水澡,让我了解到身为狗的尊荣,身为一只“你的狗”,一只你真正拥有的狗。喔,约翰,在老家伙这样对待我之后,所有你曾带进我生命中的美好事物,让我彻底的失衡。我开始想到有谁能像屋里的女主人这么好,让自己跟老家伙这样的人朝夕相处,喔,那一定是我没有想的太透澈。不知怎么的,我逛进老家伙睡觉的房间,但我待在屋里的女主人睡的那边,我只是很渴望得到一些安慰。老家伙再一次逮到我,在响起他的喇叭声之前,他用一种很可怕、很可怕的方式说:“二。”我想第一次是可怕,但我现在知道什么是全身僵直的致命恐怖。我相当幸运,屋里的女主人冲进来救了我,我动弹不得,完全僵硬的杵在屋里,屋里的女主人救了我一命。我当时觉得我再也看不到我的好约翰或罗西,或再洗一次贝兰香水澡、再和我的约翰一起散步,我的表情是完全绝望的木然。
  
  约翰,现在我知道像老家伙这样的怪人不太可能改变,但我愿意为了你,将你带给我的骨头和猪排都送给他,我愿意放弃我唱歌的权力或任何事,只要我能继续当约翰的狗,继续为罗西完全地痴狂。
  
  巴尼
  
  给巴尼的五行打油诗
  
  之后,艾瑞克森开始写诗。我发现一系列艾瑞克森写来当成假日礼物的四十四首五行打油诗,标题是老家伙作于1973年的“给巴尼的五行打油诗”,诗的内容是关于约翰身为巴尼保护者的角色、约翰自我意识的建立、享受生活和拥有正确的价值观,以及艾瑞克森的家庭,这些诗让约翰更有归属感。这里是其中的一些五行打油诗:
  
  That wonderful secretary named Pinky
  
  And that brown-tick beagle-mix so slinky
  
  Both by Ghost Roger
  
  And the Old Codger
  
  Are being driven completely to drinkee
  
  那个很棒的秘书名叫苹琪
  
  而那只褐斑混种猎犬太瘦
  
  死去的罗杰
  
  和老家伙一起
  
  逼迫它们俩去喝水
  
  John is a handsome fellow,
  
  And when it's time say "Hello"
  
  Bamey waits
  
  At the Gates
  
  And then pretends to be cool and mellow.
  
  约翰是个俊帅的家伙
  
  而当该说“哈罗”的时候来临
  
  巴尼等着
  
  在门口
  
  然后装做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There is something l wouldsorta
  
  Like to say to my dear daughta
  
  Although she is sweet
  
  And also very neat
  
  She does to my pensions what she hadn'toughta.
  
  (Now how did this limerick get here?)
  
  有些事我有点
  
  想对我亲爱的女儿说
  
  虽然她很甜美
  
  也很漂亮
  
  她对我的退休金做了不该做的事
  
  (现在这首打油诗怎么会写到这里?)
  
  Now Bamey is a fortunate dog
  
  Who many miles up Squaw Peak did jog
  
  But he does have one fault
  
  Which no one canh halt
  
  It's this- all ofJohn's affection he does hog.
  
  巴尼现在是一只幸运的狗儿
  
  它确实跑到女人峰数哩之上
  
  但它却有一点不好
  
  没人能让它停下来
  
  那便是——霸占约翰所有的爱
  
  The Old Codger's table creaks
  
  There follow those wheelchair squeaks
  
  From his haven
  
  Very Craven
  
  Alert Barney,all tippytoes,retreats
  
  老家伙的桌子咯咯做响
  
  接着有轮椅的吱吱声
  
  巴尼在它的小窝警醒着
  
  非常胆怯
  
  所有不安的脚趾头,缩成一团
  
  John the Wonderful has a hound
  
  That he happily rescued from the pound
  
  For him John does choose
  
  Various things called chews
  
  Bamey thinks that it's wonderful to have John around.
  
  约翰这个好人有一只猎犬
  
  他很高兴从收容所救出的那只
  
  为了它约翰确实挑了
  
  很多东西作为咀嚼物
  
  巴尼认为有约翰在身边真好
  
  成功改变约翰的角色
  
  艾瑞克森死后的几个星期,巴尼死了。巴尼本身就是个医疗奇迹:它之前就得了球虫病(Valley Fever),因为它对约翰非常的重要,艾瑞克森太太带它看过许多次兽医,花了几百块替它治疗,让它在病情没有复发的期间正常而快乐地过日子。事实上巴尼是个极不寻常的例子,兽医在动物球虫病的论坛中提过它这个案例。
  
  在巴尼死后,艾瑞克森太太和约翰一起到同一所收容所,收养了两只混种猎犬的幼犬。约翰替他的新狗取名为巴那巴斯;艾瑞克森太太替她的新狗取名为安吉莉克,她叫它“小天使”。现在他们都有了新狗——有了可以去爱的新象徽、新对象。
  
  每晚八点到十点,约翰仍然会到艾瑞克森家和艾瑞克森太太一起看电视。艾瑞克森精心替约翰培育的角色获得了延伸;现在约翰是艾瑞克森太太的朋友,视自己是她的拯救者和保护者。他们每天散步,当她去旅行时,他会替她看家并照顾狗。
  
  艾瑞克森达到改变约翰角色和建立满意关系的治疗目标。他采用可操作的小步骤进行治疗,又持续长久的扩展工作,直到治疗目标达成。艾瑞克森提供约翰不少负责任和担负新角色的参考经验,之后,他“整合”了这些经验。间接沟通的作法贯串了整个过程。他没有为约翰设立伟大的目标,也不认为约翰可以有正常的社交生活和职业适应;然而,他能在艾瑞克森家人的保护下,过更丰富、更自主的生活。
  
  这是一个艾瑞克森如何为激发未来可用的反应而预留伏笔的佳例。有一次我和著名的家族治疗师卡尔·华特克( Carl Whitaker)谈到艾瑞克森。他说:“那个艾瑞克森一定有某种特别的左脑。”当时我回答:“不是,他可能是一个非常有直觉的人。”在更了解艾瑞克森之后,我同意他的说法——他一定有某种特别的左脑。
  
  (文/杰费瑞·萨德 心灵花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