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主页 > 心理专题 > 经典案例 >

女儿想和我发生性关系

发布时间:2012-07-22 09:43 类别:经典案例

  
  心理导读:从性心理学角度讲,每个幼儿在3~6岁期间都会有一个把自己的异性家长当作性对象的时期。若由于种种原因,性心理停滞不前,不能超越以异性家长为性对象的阶段,那么孩子的性心理也就谈不上发展或成长了。    ---心灵花园


 

女儿想和我发生性关系
 

  
  案例描述:
  
  这是一个典型的“恋父情结”的案例。电话中这位父亲的声音略微颤抖,说出来的句子有些不完整,说半句话就开始自责,再讲半句,又开始骂自己,怕我指责他。
  
  这在心理咨询门诊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了,我平静地征求这位父亲的意见:“您女儿的问题不是一两句话能讲清楚的,她需要进行心理疏导、心理治疗。您是否能带着女儿一起到心理咨询门诊来?”他带着哭腔说道:“我在电话里能跟您多聊会儿吗?她不来,我自己去医院有什么用?”
  
  我满足了他的要求:“那您就在电话里说吧。”
  
  “我的女儿叫凌子(化名),今年16岁,长得很漂亮。她有点凡人不理的傲慢劲儿,我对她特别放心,不用担心她学坏。她妈妈从来不管家,也不管孩子。凌子从小跟她不亲,很怕她——她经常跟孩子嚷嚷,急了爱动手打孩子。她妈妈不在家,凌子跟我有说有笑;只要她妈妈一回家,我俩就都老实了。家里家外都是我忙活,就是这样,她妈妈还不知足,最后还是跟别人跑了,在凌子5岁时我们的婚姻便被迫宣告结束。从那时起到现在,凌子从来不提她妈妈。有几次我看孩子可怜,问她:‘想你妈妈吗?’凌子摇摇头,多一个字都没有,然后靠着我说:‘我就要爸爸,谁也不想。’我把她视为掌上明珠,可以说,含在嘴里都怕她化了!她妈妈离开后就没有再回家看过我们,整整11年了……”
  
  说到这里,这位父亲停顿下来。听着他异样的声音,我知道他在调整情绪,我同情地说:“您和女儿的艰辛我很理解,您将全部的爱都给了女儿,把她带大,是不容易。”
  
  他接着说:“让我没想到的是,在去年夏天,一天晚上我躺在床上还没入睡,她悄悄走进我的卧室,站到我的床边。我借着窗外的月光,看见她只穿着胸罩和内裤。我闭着眼睛装睡,她轻轻叫了一声:‘爸爸!’我没理她。她躺在我身边,紧紧地挨着我,然后把内裤脱下,用手揉着自己的阴部。她开始呻吟着,而且声音越来越大,到达性高潮时,我真不知道该怎样形容她好了。从那以后,她一个星期跑到我这三次,每次都将内裤脱下进行手淫,达到高潮后,她才回到自己的房间睡觉,第二天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似的。我们住在两居室里,一人一间,睡觉从来没有关门的习惯。
  
  “就这样持续了大半年,最近事态又发展了。一天晚上,她做完作业,临睡觉时对我说:‘爸爸,我为您买了张光盘,可以看看。’我还以为是什么大片呢,躺在床上准备看光盘。这时女儿跑进来,依偎在我怀里撒娇说:‘爸爸,让我和您一起看好吗?’我说:‘看一会儿就去睡觉。’她高兴地答应了。一放片子,才知道全是淫秽的内容!
  
  “我很生气,问她为什么买这样的片子。凌子看见我生气了,便委屈地说:‘我是特地为您买的,您太苦了,您需要这些,我能满足您,而且您是我爸爸。”
  
  “听了她这些话,我心里挺不是滋味的,可也没有反驳,只是不让她再看,让她睡觉去。她听话地走了。可是到了半夜,凌子一丝不挂地走进我的房间,躺在我身边。我对她说:‘你这样不好。’并让她回自己的屋里。她说自己生病了,一个人睡觉害怕寂寞。我摸摸她的头,一点儿也不发烧。我无可奈何地问:‘你为什么不穿衣服?’她无所谓地说:‘在自己家里有什么关系,再说这样很舒服,不信您试试。’说着没等我反应过来,她就把我的内裤脱下,开始触摸我的生殖器,并拿我的手触摸她的阴部,还亲吻着我……我再也忍不住了,与她应和着。我们在暗中完成了各自所需的全过程,彼此没有说一句话……”
  
  听到这里,我不无震惊地问:“您与自己的女儿发生性关系了?”
  
  “没有,除了这以外,其他的都发生了,但最后的防线我还是把握住了。因为我不能毁了我女儿呀,那样我可就真的不是人了。”他在责怪自己,却显得是那样的苍白无力。
  
  案例分析:
  
  当代城市中的青少年心理发育普遍缺乏男性的养分,原因首先就是如今的许多父亲已经淡出了对子女的教育;其次,现在的孩子从幼儿园起到小学、初中、高中,大多数在女老师的教育下成长,还有就是现今时尚流行的性别中性化。
  
  这些都直接导致了许多处于青春期的少年或将要步入青春期的未成年人普遍缺乏自立、自强、自信的性格,男孩的性别意识越来越淡化。众多少男甚至追求外形、气质、内在性格上的女性化。而青春期的少女本来应向往坚强、健美、有“英雄气概”的男性,但因为潮流的引导和周围环境中男孩的性别特征弱化,女孩子的性指向就容易发生偏离和产生障碍。这主要表现在有些少女由于内心中极为渴望男性的阳刚之气,但又从同龄的男孩身上得不到,在长期强化暗示下自己变得男性性格特征明显;有些少女更是迷恋上男性气质和性格特征明显的女孩子或年长于自己许多的成熟男性——其中就包括自己的父亲。
  
  当然,从性心理学角度讲,每个幼儿在3~6岁期间都会有一个把自己的异性家长当作性对象的时期。若由于种种原因,性心理停滞不前,不能超越以异性家长为性对象的阶段,那么孩子的性心理也就谈不上发展或成长了。
  
  凌子的父母正是在她处于这个阶段时离婚的。父母的分手对凌子有什么影响?影响有多深?由于我没有跟凌子直接接触,所以不好妄下结论。但很明显,这其中涉及到单亲家庭中亲子关系的问题。我个人认为,孩子身心的良性发展与她(他)是否处于单亲家庭没有必然的联系。单亲家庭中若家长与孩子沟通得好,教育方式到位,孩子一样可以健康成长;双亲家庭中若父母不和睦,或是双亲在对孩子的教育问题上达不成共识,亲子关系也会扭曲错位。
  
  这是一个典型的“恋父情结”的案例。凌子在父亲的愧疚和溺爱中长大,无意中更加认识了自己的家庭缺陷,因而在同龄人中比较自卑、孤僻。在家中由于有父亲的呵护、疼爱、理解,凌子自然跟父亲相处时心理放松、自然、有安全感,与父亲交流也更加顺畅直接。父亲在凌子的心目中更像知心朋友。进入青春期后,随着身体的发育,凌子性心理也有所发展。最明显的表现就是她意识到自己性生理上的变化。觉得自己是“成熟女人”,而且开始有性冲动了。这时凌子对父亲的迷恋已经显现出来,但最终促使凌子把父亲当作自己性对象的,则是一种对父亲的补偿心理。
  
  凌子的父亲没有同女儿探讨过与其母亲离婚的原因,离异之后,又因为抚养凌子而牺牲了自己的生活。青春期的凌子已经不再是不谙世事的小姑娘了,她已经体会到父亲为自己做的放弃和牺牲,觉得自己要对父亲的单身负责,进而以一种自认为恰当的方式回报父亲的养育之恩。
  
  结合各方面的因素,父亲在凌子那颗萌动的心中完成了从“知己”到“恋人”的转变。在此之前,可以说凌子与父亲在日常生活中的不避讳,是对父亲亲昵的表现,是无意识的。但看得出,凌子之后的“回报”是有准备、有计划的。
  
  凌子的父亲本来应该平淡地、认真地,还要严肃地、直接地跟女儿进行沟通,勇敢地谈出自己的看法。父亲是可以跟女儿谈性的,包括性观念、性知识、性道德,具体的像青春期合理、正确地宣泄性欲望的方法等等。性的话题很多样,很丰富。通过谈论这些话题,可以使女儿清楚自己应该怎么做,不应该怎么做。而在女儿出现过度行为,如在父亲身边手淫时,更应该及时制止,让她懂得这种行为要在自己的卧室中进行,她现在已接近成年人了,应该让她明白自己的性行为是隐私、隐蔽的,是连父亲都应该避讳的。
  
  可遗憾的是,凌子的父亲总是一味地纵容和逃避问题,一方面是因为作为父亲,觉得和女儿谈论性的话题有些羞于启口,另一方面则是不知道该如何做,于是装作看不见。事实上,凌子的父亲总是装睡,对女儿这种行为的态度就显得比较暧昧,在无形中助长了女儿更加暴露自己的欲望,使她的性取向更加偏离,混淆性对象指向。直接地说,凌子在性意识上的偏差,恰恰是她父亲无形中强化的结果。
  
  每个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利。结束不幸福的婚姻无可厚非,但以往婚姻中的孩子不应该是成年人追求幸福的代价。怎样让他们理解那段曾经的婚姻,是我们必须正式面对、认真思考、妥善处理的问题,也是我们必须承担的义务。

 

    本文来源于唐山心理咨询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www.tsps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