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主页 > 心理专题 > 经典案例 >

案例分析:从抑郁症患者到华丽创业女王

发布时间:2016-04-25 11:17 类别:经典案例

  心理导读:抑郁症发作起来其实不需要被什么刺激,它可能说来就来。抑郁症最令人窒息的地方,我觉得就是交流。没有患过抑郁症的普通人真的很难理解我们的世界。他们根本不明白,为什么你每天看起来都是体面正常的,心里其实总在想快点结束自己的生命。    ---www.tspsy.com
 
案例分析:从抑郁症患者到华丽创业女王
 
  当上帝关上了你的一扇窗,其实他是想劝你该出门走走了
 
  Krystal Choo外出参加会议时老被别人当成媒体工作者或者是某人的助理。这让她挺囧的。事实上,这个28岁的漂亮姑娘,早已是一位久经沙场的创业老板。在男性为主的创业大军中,她可谓“万绿丛中一点红”呵。
 
  Nextshark网有幸采访到了这位与众不同的成功女性。
 
  1、勇敢女孩的创业story
 
  周出生在新加坡,父亲是空管,母亲是家庭主妇。她12岁时,自学了HTML代码和JavaScript。15岁时就开始帮人做网站设计来赚钱了。当她聊起自己的创业,她说:
 
  “我小时候特喜欢摆弄物件,仔细去‘研究’他们。那时我们家境并不乐观,没什么玩具给我,于是我就自己动手,自己创造。
 
  我平时关注科技,超级痴迷机械,电子产品这类东西。我也说不清何时开始想要创业,可能是好奇心的驱使吧。我觉得创业是一种罗曼蒂克。真正的创业人都是浪漫主义者。我们相信柏拉图世界,我们要实现它。”
 
  Krystal大学毕业后就开了第一家公司,27岁时,她拥有四个公司,还跑到TED做了两次演讲。
 
  万事开头难,她第一档生意失败了。不过她第二家公司Insurgence做得相当不错。这家活动策划公司现在在三个不同的国家都有开展业务。
 
  然而Krystal心心念念的还是互联网科技。于是乎她再次走上创业路,ZipTrip诞生了。她这家旨在利用互联网信息和数据,为顾客提供最佳旅游计划订制服务的网络公司初期就募集到55000美金的投资。
 
  不过事情可没有她预期的那么顺利。
 
  “这笔投资很快就用完,可钱花了,事却没办成。坦白说,我当时一门心思要搞独特的业务却没考虑怎么从这些业务中赚钱。我过分关注用户体验UI和用户体验,忽视了我们核心业务中不现实的一个因素:旅行其实是件很私密的事情。”
 
  Krystal如此回顾她的这次创业。
 
  ZipTrip的受挫给Krystal上了宝贵的一课,她重整旗鼓,为我们带来了Wander,“漫友”,一个希望实现全世界单身驴友大串联的神奇的网站。Wander.jpg
 
  “现在我们每天都有超过十万的浏览量,但这不重要。真正重要的是,直到今天,我们已帮大家创造了178000个远离孤独,找到共鸣的动人时刻。当用户打电话诚恳谦卑地和我说:‘如果没有Wander,我将永远不会遇到这个女孩。’时,我发现这真的很有意义。”
 
  2、抑郁患者的治愈journey
 
  现代人的孤独感,是Krystal创造Wander的一个重要因素。事实上,在她卓越的事业成就背后,她的人生中,还有一片只有她一个人承受的灰色天空——抑郁症。
 
  “从8岁开始我就感到一种很深很深的孤独感--在我的心理和情感上。到了十三四岁,我觉得真的不对了,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崩溃。
 
  我去看了医生,15分钟后,精神科医生就诊断出我患有严重的临床抑郁症。给我开了百忧解、阿普唑仑之类的药,还有专门的疗法。从那之后,我接受了八年的治疗。我渴望摆脱那些药物而不能。我感觉变得迟钝。记忆完全混乱。”
 
  每个人都会经历偶尔的失意和悲伤,但抑郁症可不是那么简单的。Krystal说出了抑郁症患者的真实世界:
 
  “人们开口闭口就喜欢说他们‘抑郁’了。可什么是抑郁症?抑郁症不是‘看一个杯子,感叹只剩半杯水而已了’,而是‘看一个杯子,思考用这个杯子来自杀’。
 
  抑郁症患者走在街上,不是在想‘今天真倒霉’或‘天气真糟糕’,我们想的是‘如果我就这么走到马路中间让一辆车撞过来,也就痛快了。”抑郁症是精神上的疾病。”
 
  “抑郁症发作起来其实不需要被什么刺激,它可能说来就来。抑郁症最令人窒息的地方,我觉得就是交流。没有患过抑郁症的普通人真的很难理解我们的世界。他们根本不明白,为什么你每天看起来都是体面正常的,心里其实总在想快点结束自己的生命。”
 
  在这,Krystal分享了她自我治愈抑郁症的经验和方法:6.jpg
 
  “我不能保证我的这些经验对每个患者都药到病除。抑郁症的治愈其实是要靠多方面因素的配合治疗。
 
  对于我来说,首先是我自己热切地想改善自己的情况。我清楚地意识到我这是病,要面对,要治疗。我开始尝试将我的自我与内心中的抑郁面分离开,这对我来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一步。”
 
  “如果我的脑海里出现了一个声音说:‘你什么用都没有,你活着毫无意义,早死早超生吧。’我就把这些声音隔离开,当作是邪恶的‘抑郁君’在说话。一旦你不把它当成自己的想法,你就能慢慢看到希望。”
 
  “专门的应对治疗其实是非常有帮助的,我的治疗方法是目标导向式的——建立应对机制,找到可依靠的事物,快速甄别不健康的思想,从思维中隔离并纠正它。
 
  很长一段时间里,这种治疗机制让我内心觉得很不自然。即使是现在,有时我还是觉得怪怪的。”Krystal说。
 
  然而,她承认这种习惯让她把事物看得更透彻,也帮助面对挫折和挑战。或许正因为此,她才能在创业路上一次次遭遇失败和挑战时,一次次勇敢前行,重新出发。
 
  “当你在悬崖边上为生死抉择而挣扎的时候,CTO跑了,或者公司亏钱了,这种事相比起来似乎真不算什么了。”
 
  3、你一定也想要一次Wander
 
  在Wander上,你可以通过搜索来寻找和你一样想去某地或参加某活动,有共同兴趣共同语言的人。虽然Wander面向的是单身一族,但Krystal强调说,这并不是那种传统的交友约会app。9.png
 
  “很多人都认为单身的就是求约会。而对我来说,约会是要找对象或者纯粹找个伴。Wander可不是要帮你干这些。它是一个帮助单身者们彼此结识,分享交流的app。我不喜欢给这种关系贴上标签,因为这样的关系可能只是这个路口的一次偶遇:在一次旅途中遇到一个有趣的旅伴,仅此而已。也可能是今后路上的长明灯:在一座城市认识一个彼此理解的人,从此以后高山流水是朋友。
 
  如果你只是想找个炮友,而不想真正地与人建立真正的联系。我可以直接介绍你20款其他‘约炮神器’。我很注重营造Wander有品质的社区文化,在这里的人们有想法,很真实,并且希望交流。”
 
  当然,Krystal也表示,这并不意味着Wander反对单身者用它来约会和恋爱。
 
  “我认为,正在恋爱的人们往往没那么方便认识其他陌生人了。我更倾向于单身者成为我们Wander一族正是因为这样我们可以分享的时刻可能会更亲密。我不是在谈论性,而是说更加深刻地分享自我,让彼此的关系自由发展。如果你正单身,你应该也是对单身者更加感兴趣。”
 
  当问到她从Wander的创业中学到什么时,Krystal说:
 
  “我觉得我已经学会区别什么是真的建议,什么只是噪音:如果一个陌生的单身用户告诉我这个app缺了某项功能或服务——这是有价值的意见。如果有一个结婚20年的人来跟我说我的app需要什么什么,我会反问他,'你还记得你单身时是什么感觉吗?’”
 
  “当然,你还需要让你的理念保持客观真实。开发app,要搞的应景花哨,搞的狂拽酷炫其实很简单。——放些热门视频,炒点舆论绯闻——这些招数我也能玩。但保持冷静和真实,让你真正的理念得到落实可不那么简单。这需要你的坚持。”
 
  Wander于2015年十一月中旬正式上线,没用一分钱的宣传费,第一周就有超过8000对的驴友成功组队。
 
  目前,Wander已经在56个城市中落脚,而美国是其最大市场。
 
  根据Krystal的理念,Wander即将推出一个令人兴奋的新功能,来帮助团体为单位的单身族们大在同一个城市,活动中聚起来。
 
  “我想创造的,是一个能让大家找到,遇见与自己合拍的人的社区平台。直到有一天,无论在天涯海角,只要我们登上Wander,就能发现想去的地方,也会找到能一起同行的人。”
 
  觉得这是你心中的理想国吗?还等什么,你也来Wander一下吧。
 
  (译者/今日看点 | 原作者/Benny Luo | 来源/译言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