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主页 > 心理专题 > 心理学堂 >

心理学堂:女人为何痴迷购物和时尚?

发布时间:2017-06-01 16:15 类别:心理学堂

  心理导读:对女性来说,衣着和展示不是一种被动实施的行为。它们是伴随许多步骤和许多快乐的行为。女性的身体被展示为求爱的一部分,可以攻击性地炫耀以吓唬和羞辱男性,也可以成为女性稳固自体感的中心。    ---www.tspsy.com
 
心理学堂:女人为何痴迷购物和时尚?
 
  阿琳思考了对时装的兴趣在女性发展中为何重要的原因。弗洛伊德评论说,“所有的女人都是服装恋物癖者”,而他的解释,女人使用服装用于显示“别人可以在她身上找到一切对女人可期待的东西”,被放大并受到其他作者和精神分析证据的挑战。
 
  为什么衣着、时尚和购买服装对女性来说如此重要?
 
  弗洛伊德(Rose,1988)是这样陈述的:
 
  “所有的女人……都是服装恋物癖者……它又一次是同样驱力压抑的问题,不过这次是以一种允许自己被看见的被动形式,被服装所压抑,由此,服装被提升到了恋物的高度。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理解为什么即使最聪明的女人对时装的要求也毫无抵抗力。对她们来说,服装代替了身体的一部分,而穿相同的服装意味着仅能展示其他人可以展示的,意味着只有那个人才可以从她身上找到一切对女人可期待的东西。”
 
  对女性来说,衣着和展示不是一种被动实施的行为。它们是伴随许多步骤和许多快乐的行为。女性的身体被展示为求爱的一部分,可以攻击性地炫耀以吓唬和羞辱男性,也可以成为女性稳固自体感的中心。就这一点而言,弗洛伊德评论,甚至最聪明的女人也无法摆脱时装的支配,提示我们这种兴趣的动机不是毫无意义的,而是有其心理学上的重要性。
 
  弗鲁格指出,服装通过放大身体特征的方式来强调身体。他注意到,裙子会使女性身体显得更宽,因此显得更有力量,尤其是当它被裙衬、箍或裙撑撑起的时候。弗鲁格也指出,对身体一个部分的放大只能是一定程度的,不能太夸张,才能达到最大的提升效果。
 
  霍兰德(Hollander,1994)以弗鲁格的观点为基础。她认为,在18世纪由西方男性穿着的女士裤装,通过强调活动的可能性,与象征繁殖的裙子形成鲜明对比。在我看来,这条推理思路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通过穿裤子,女性发出了一种愿意积极参与社会工作的信号。因而,她们拒绝了由宽裙子所象征的专门繁殖的角色。服装呈现的不仅是身体的轮廓,也呈现了穿者想要身体被如何使用的功能。
 
  服装对女性来说不仅是衣着,而且作为一种购物追求的对象也是非常重要的。威斯汀(Winestine,1985)描述了一名女士的购物癖,她追溯了来自童年期的诱惑。对威斯汀的病人来说,这种诱惑导致了一种无助感,所以她在昂贵商店里购物,要通过想象自己是一个强大富有的男人的妻子来体验权力感,以克服这种无助感。因为病人实际上买不起这些衣服,她尽情使用信用卡却不还款,然后她就会欺骗银行人员,同时还责怪他们老是提高她的信用额度。
 
  本文考虑了对时装的兴趣在女性心理中所扮演的角色的一些精神分析证据,简略地概括了时装作为一种构想性欲化女性身体的方式,以及作为一种对身体隐私的遮盖和女性生殖器内在部分的隐喻。本文也描述了购买衣服是一种与女性对服装的兴趣特别相关的活动。
 
  一位做精神分析的女性描述了她和朋友交换衣服的快乐。她很高兴她的旧衣服对朋友来说是新的,朋友的旧衣服对她来说也是新的。她们所有人把不再想要的东西堆放在一起,之后每个人试穿自己喜欢的。互相欣赏对方穿上一套她们搭配的新服装,是她在这个过程中最喜欢的一部分体验。其他女性也描述了与一个朋友或一群朋友一起购物时,她们最享受的是被告知什么和自己很搭。给出这样的评价被视为有时是嫌弃的,有时是一种肯定,但是得到它总是让人愉快的。分享衣服和在商店购买服装之间的区别很重要。
 
  分享避免了攻击性力量的展现,决定是否动用一个人的经济资源买衣服中,包含部分攻击性力量的展现。
 
  当没有经济资源可用、经济资源不足或有冲突时,在商店偷窃可能成为力量感的来源。就像威斯汀引用的案例那样,顾客在欺骗店主时可能会感到有力量,正如她在不能无限购买优质商品时感到被贬低一样。一位同事向我指出(Mandlin,1995),那些在商店偷窃的女性可能会感到自己有权利这么做,以此来获得情绪物质的补偿,因为她们相信自己遭受了不公的剥夺。这些女性可能感到她们值得被保护、注意和喜爱,因为她们从没有得到过这些,通过偷窃她们可以找回一些公平感。威斯汀引用的诸如商店偷窃者这样的女性,她们试图迫使权威设定限制,以期望获得保护,保护她们远离自己还没体验够的冲动。
 
  (本文节选自《女性的力量:精神分析取向》 )

下一篇:没有了 上一篇:心理学堂:你真的了解意志力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