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主页 > 心理疾病 >

冥想,瑜伽,催眠抚平心灵创伤

发布时间:2012-08-03 10:29 类别:心理疾病

  
  心理导读:退伍兵事务部(VA)探索创伤后应激失调症(PTSD)的替代疗法。冥想也称坐禅,思维修或静虑。    ---心灵花园

 

冥想,瑜伽,催眠抚平心灵创伤

  
  35岁的前海军陆战格斗兵,Mike Hanes,在感觉不妙之际,便时不时闭上两眼,口中喃喃自语。
  
  在他要发作的时候,他一遍又一遍的念叨着一个词,这就像是按了“暂停键”。这是拉霍拉的老兵事务部的医疗机构教授他的一种冥想方式。
  
  老兵事务局在全国范围推广利用替代疗法,帮助老兵们应对服役后遗症:战斗疲劳和身体疼痛。
  
  老兵们可以选择瑜伽班,针刺,太极和冥想疗法,在国内的其他地方,还有音乐疗法,精力修复,甚至桑拿聚会等形式。在2011年,提供替代疗法的老兵事务部医疗中心至少占到89%,冥想则是最常见的形式。
  
  一些患者反映说这些疗法已使他们减少了对镇痛剂和安眠药的依赖。五月份的老兵事务部研究会议最终结论却是:这些疗法,对创伤后应激障碍症起效的证据,仍然有限。该病症可能是伊拉克战争留下的特征性创伤。
  
  圣地亚哥的VA部门研究人员,目前收到了进一步研究所需的资金。该部门名下的后911时期退伍军人数在全国范围内为最多。
  
  老兵事务部副秘书 W. Scott Gould,五月份,在华盛顿特区举行的会议上说:“创伤后应激障碍的多个研究领域,我们已经做了很多工作,已经产生了很好的治疗效果,但是研究还未彻底完成”。
  
  “这就说明我们需要好奇心,需要接受新观念。除了提供现有的优异治疗手段,我们正在学着扩大治疗方案,包括多种补充方法 ,替代性医学”。
  
  Palo Alto的内科医师  Stephen Ezeji-Okoye,VA替代性医学会议主席表示,2002年白宫委员会出笼的报告鼓励VA在该课题上的设想,一切都肇始于此。至于反对者,他回应称:VA在这方面的实践步调是缓慢而谨慎的。
  
  他说:“我们不管它是不是替代医学或西医。我们看重的是起作用的医学”。
  
  Hanes在伊拉克战争期间是一名海军陆战队的侦察精英。他也来到VA解除战斗疲劳,他相信冥想疗法。他同时还参与了瑜伽训练,以治疗背部疼痛。
  
  Hanes说:“我意识到我以前相当暴躁易怒”,他选了“ shalom(平安)”这个词,用于作为冥想的真言,或者俗称咒语。
  
  “花十秒钟念动真言,就会让你入定,避免做下令自己后悔的事”。
  
  "我非常惊讶的看到VA在提供这些疗法,而且我认为他们应该在这方面加大力度。"
  
  对于某些年轻男性退伍老兵来说,冥想,太极一类的“新世纪”疗法,还是较难接受。
  
  在伊拉克服役的陆军步兵Joe Qualls表示,他可以证明他的某些硬汉型的朋友,被要求做深呼吸放松练习的时候确有障碍。他更希望VA提供长期的娱乐性体育活动,例如篮球俱乐部联赛。
  
  目前在圣地亚哥有一家VA夏季运动诊疗所,VA也在赞助运动队参加全国赛事。非盈利组织也在给老兵有关的活动提供一次性的赞助。所缺乏的是长效机制。
  
  31岁的Qualls说:“至少对于这一代人来说,身体部分的锻炼是关键”。
  
  他说:“就是力求解脱出来,体育锻炼就是能吸引注意力。把多余的肾上腺素,焦虑感,都消耗掉”。
  
  在按原有套路坐下来接受治疗之前,这样作,会朝着大脑的良好状态靠近一步。而冥想疗法在这方面效果较为欠缺”。
  
  Jill Bormann,拉霍拉VA护理研究人员,真言式冥想方面的研究先导者。
  
  依据两项对飞行员的研究以及大规模的随机试验结果,她表示说:“以单独个案的处理来比较,我们已经在PTSD有关的消沉情绪和过度警惕症方面,取得显着的消除效果,从而改善了患者的生活质量”。
  
  Bormann已经接到上级批准,开展两项在真言冥想和创伤后应激失调症方面的新项目。
  
  她的研究组之于其他VA的研究来说,早前并不受关注,她抱着吸引年轻退伍兵的希望,她只得筹划利用夜间和周末的会面时段来开展她的研究。重新包装,这是她用来吸引年轻人群所采取的另一种措施。为吸引Xbox游戏机一代,她把冥想称为心绪的“暂停键”。
  
  VA也不是致力于冥想疗法的唯一机构。好莱坞导演David Lynch的非盈利基金,今年早些时候发起了“战士健康行动”,出资一百万美元,资助向退伍老兵教授超脱冥想(注:即真言冥想)。
  
  无论在VA还是其他地方,瑜伽则是另外一种流行的替代疗法。今年大苹果市(注:纽约市别称)一家名为纽约老兵瑜伽修习组织,每周提供一次瑜伽的免费面授。
  
  拉摩拉的VA在2003年就开始提供针对腰部疼痛的瑜伽治疗。
  
  依据在2005到2007年间由学员填写的调查问卷显示,参与每周一次课程的人们——以及在家自修的人——其疼症,抑郁,精力,基本的精神风貌,都有明显改观。
  
  VA心理学家Erik Groessl 等人公布了有关该结果的论文,但是由于是非正规的研究,妨碍了他们获得社会的认可。 在经过多年的应用之后,Groessl认为他有希望在今年成功筹得资金进行更多科学试验。
  
  五十岁的海军退伍兵Silas Cochran,是最近一期九人瑜伽班的学员,他置身在一间VA的教室里,教室里的桌子都被推到了一边。 Cochran的军靴就整齐地摆在他瑜伽垫的近旁。
  
  他从 Escondido开车来,这证明他愿意来参加治疗——尽管在老师发出“想象自己如同一朵美丽的花一样向后弯曲伸展”这类指令的时候,他是最逗人发笑的。
  
  只得注意的是,他患有躁郁症,但他不想采取冥想的方法来治疗他的背部疼痛。
  
  “在离开教室的时候,我注意到了有所不同”,Cochran说。“有助我放松,了解我的身体,也许还能触碰到自己的内心。由于放松了自己,还能够令你的心境平缓下去”。
  
  VA普内科治疗主任医生,Kristin Bell自2003年起就提供针刺疗法来医治慢性疼痛。她能够只在耳朵上施行针刺,对多人同时进行治疗。
  
  来找她的老兵大多是背部和颈部的慢性疼痛。Bell 说她也收治了几名患有创伤后应激失调症的病人,这些病人也回应称症状得到了缓解。
  
  “我有相当数量的病患得了PTSD,年轻,年老的退伍兵都有,他们说该疗法有助于心绪的平复,消除噩梦”,她说。“即使疼痛还未缓解,他们通常会答复说:健康,情绪,睡眠都有改善”。
  
  她一直在向患者询问针刺是否影响了冥想治疗的需要。
  
  Bell说:“很多患者都能够减少服药量,甚至完全摆脱镇静药物依赖。”
  
  Bell表示她还有余力接诊更多的病患,这和她对疗效的说法一样吸引人。

 

    本文来源于唐山心理咨询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www.tsps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