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灵性治疗:舞出我人生!

发布时间:2012-11-23 10:36 类别:新闻中心

  
  心理导读:Karina在治疗中采用以舞动为基础的艺术治疗方法,她的治疗模式将即兴舞蹈,声音,抚触,观看和表演相结合,作为深入进行自我表达、自我发现的方式。Karina的专长主要针对女性和青少年的饮食障碍,成瘾行为,抑郁和情绪障碍,包括团体艺术治疗及对个人进行以舞动为主要方式的心理治疗。    ---www.tspsy.com
  
灵性治疗:舞出我人生!

灵性治疗:舞出我人生!
 
  治疗心灵的最好方式是通过身体,因为在身体中,包含着我们生命的故事和智慧。当身体打开,我们就可以遭遇真实的自我,体验到自己的过去和现在、感觉和故事、信念和神话,并且得以成长、改变、治愈。这,就是舞蹈。
  
  她曾经患有饮食障碍,也曾经陷在抑郁的低谷。但现在,她不仅美丽健康,而且是一名舞动艺术治疗师——Karina Bergen。Karina曾是香港TVB电视台获奖的记录片制片人。由于曾经患有饮食障碍的亲身经历,Karina开始对以舞蹈为主要方式的艺术治疗感兴趣,就读并毕业于美国加州旧金山的Tamalpa学院。该学院是该领域的旗舰学校,是西方第一所传授表达性艺术治疗的学校。
  
  Karina在治疗中采用以舞动为基础的艺术治疗方法,她的治疗模式将即兴舞蹈,声音,抚触,观看和表演相结合,作为深入进行自我表达、自我发现的方式。Karina的专长主要针对女性和青少年的饮食障碍,成瘾行为,抑郁和情绪障碍,包括团体艺术治疗及对个人进行以舞动为主要方式的心理治疗。
  
  一、脆弱就是力量
  
  当我们使用“专家”这个词汇时,我们本能的联想是那种严肃的、不食人间烟火、懂得很多凡人不懂的高深理论的人。尽管我们知道那后面是一个血肉之躯,他们也会有伤、有痛、有伤痕,但我们还是宁愿接受那个符合我们期待的形像,而专家们也很少有例外地扮演着这样的形像。
  
  可另一方面,作为一个学心理学的人,最烦也而最难以回避的问题则是:“学心理的人是不是自己都有病?”尽管我们可以找出1000个术语来阐述,但还是不能说出一个斩钉截铁的“No”。
  
  Karina似乎又给这种说法提供了一个佐证,不是吗?她明明白白地说出自己作为一个病人的故事,饮食障碍和抑郁症的双料患者。但她又是这种说法的反例。在她的脸上,你看不到一丝自怜和脆弱。在舞蹈中,她充满着一种健康的力度,比她播放的音乐更有鼓动性。她能如此自然地组织着十几人的工作坊,带领参与者通过身体的舞动和内心中的自己对话;也能在地点不断变换、时间有限的情况下,火候得当地在镜头前面为她的同行、心理咨询师舒唱进行艺术治疗。
  
  而她最喜欢强调的一句话就是:“脆弱就是力量。”
  
  如果你开始照顾我,我就会开始照顾你
  
  一回首,内心中,曾经是那个无法尖叫的小女孩。
  
  作为一个比自己大4岁多的男孩的妹妹,从小经常受到哥哥的这儿掐一下,那儿打一下。年幼的她不知如何表达,只会尖叫。而父母,正如很多过于忙碌的父母一样,只要求她安静,却不曾去调查一下那尖叫的原因是什么――哥哥从未因此受到管教,而Karina却只好把这尖叫压制到内心。
  
  真正的原因肯定比这还要复杂。不过表现是很清楚的,到了7、8岁,她开始习惯以食物填补内心情感的缺憾,各种甜食都是她的最爱,甚至要在冰淇淋上浇糖浆。
  
  十几岁时,兴高采烈买回平生第一条牛仔裤,父亲看了一眼,抛出一句无心之言:“嗯,你穿仔裤看上去不好看。”于是她把那条牛仔裤打入冷宫,顺便打进去的还有女孩子那颗爱美与爱自己的心。
  
  这样,就病了。和黛安娜王妃是同一种病,暴食症,克制不住地要吃,吃了又逼着自己吐。就这样折磨着自己。她这样解释自己的行为:这不过是人对所用的Drug的选择罢了,有人选择酒精,有人选择毒品,有人选择赌博,而她选择的是食物。这些Drug的功能是一样的,就是让自己麻木,让身体麻木,好让自己不感觉到痛苦。
  
  直到30岁的那一天,身体终于发出了声音。不是真的用耳朵听到,但是非常清晰,是她的身体从深处发出的话语:“如果你开始照顾我,我就会开始照顾你。”
  
  那时她正在上着咨询的课程,咨询是为了帮助别人,而首先帮助了的人,是自己。从那时开始,她才开始真的照顾自己的身体。她开始学习舞蹈,瑜珈,同时学习心理治疗。
  
  二、深入到痛苦之中
  
  当她的饮食障碍好转了的时候,情绪却开始出现问题。难以抑制的低落情绪最终演变成抑郁症。她开始服用抗抑郁的药物。
  
  其实,那痛苦本来就存在着。只不过是被食物和体重这样外在的目标转移了,压制了。当表面那层痛苦去掉后,下面那一层的痛苦更大。对她,那不是什么新东西,而是本来就存在的情绪困扰浮出海面而已。
  
  到了用药一年的时候,她对自己说:也许,还有别的办法。她开始尝试用舞动治疗的方式来治疗自己。
  
  她说,我不想说抗抑郁药的不是,服药是必要的,也确实帮助了我。但服药不是全部。
  
  人都有情绪低落的时候,就像有白天就有晚上,有夏天就有冬天,有阴就有阳。但我们却总是说要快乐,但如果你是通过回避痛苦、麻木痛苦的方式获得快乐,那种快乐只能是浮浅的。而且,长期压抑自己情绪低落的一面,最终会导致抑郁。你越能够接纳和感受自己的痛苦,你越能感受到真正的快乐。
  
  她花了几个月的时间和内心的痛苦纠缠。她花了很多时间独自跳舞,体会从身体深处发出的痛苦的喊声。她不再回避,而是深入到那痛苦的中心,哭泣、舞蹈、喊叫。她彻彻底底地体验了自己一直掩盖、回避的一切。终于,她从那种痛苦中走了出来。
  
  简爱与阁楼上的疯女人
  
  在拍照时,在做完普通的动作后,Karina特别提出,愿意表现悲伤、恐惧、和愤怒三种情绪。因为这三种情绪是人内心中最深刻的、最本能的情绪。这些,也正是在“正常”情况下,被我们所压抑、忽视的情绪。
  
  作为旁观者,Karina在这一段动作当中情感的爆发力是相当令人震惊的,如果非要用什么词汇来形容的话,也许就是“宛如疯狂”。
  
  当旁观Karina在镜头前投入到自己身体的舞动中时,在感慨她能如此容易地与内心深处的情感相联结的同时,不禁让人想到,这样的形像,无疑是与标准的快乐、柔媚的女性美的形像相分离的。
  
  这种分裂,令人联想到《简爱》的文学评论中,有论者指出小说中阁楼上的疯女人,即罗切斯特的前妻,与女主人公简爱是一体两面。把女权主义视角放下不谈,单从心理角度,其实女性的内心当中,确实有着不能被社会接纳、也不被自己认同的一部分。
  
  难道我们都有另一面,那作为“阁楼上的疯女人”的一面?我们有如此之多的抑郁,有如此之多的困扰,难道不是因为我们一直在忽视着自己内心中那个疯女人的存在,忽视着自己的愤怒、恐惧、和悲伤?
  
  在拍摄结束后,Karina说:“虽然我知道有照相机在拍,但是身体的表达却如此自然,也许是因为身体本来就知道该怎样做。”是的,这不是“表演”,是“表达”。所表达的一切本来就存在于身体之中。
  
  当看到Karina这样舞动着、展现着的时候,作为观者也能感受到一种美,一种不以取悦他人为目的的美,一种自为的、自在的美,一种不是作为客体的“她”,而是作为主体的“我”的美。
  
  三、人物访谈
  
  心灵花园:如何舞蹈才能接触到自己心灵的深处?很多人将舞蹈作为娱乐,比如会在酒吧、俱乐部跳舞。舞动治疗的特别之处在什么地方?
  
  Karina:舞动治疗可以让你按照自己的感觉移动自己的身体。
  
  在酒吧或俱乐部中跳舞的时候,重点往往是要“看上去漂亮”,但在舞动治疗中,我们是怎么“感觉好”怎么舞动。这意味着,我们进入了一次动作的旅行,看它会把我们带到哪里去。
  
  我们的身体是我们生命故事的容器。舞动给我们一个通道,让我们可以接触自己的故事,自己的感觉。这样,我们就可以看到了自己的真相,也许是有生以来第一次!
  
  心灵花园:你是如何学会越来越熟练地应用各种以身体的基础的艺术表达方式?
  
  Karina:当我开始学习相信自己的身体的时候,我就会开始了解自己的身体和内心。就好像你一旦相信一个人,你就能开始了解他/她,相信他/她。所以,我越多地进入自己的身体,我就越能理解,无论我在舞动中做了什么,都没关系。我给予自己的许可越多,这种信任就会越多,我了解到的也会越多。
  
  心灵花园:作为一个治疗师,你有没有见到这样的人:由于他/她太理性了,以至无法和自己的身体以及心灵相接触?你会采用什么样的技术来帮助?
  
  Karina:我们中多数人都是活在脖子以上——这是一个20世纪的现象。我们中的多数人要挣扎着,好能活在身体里,接受自己的身体,爱自己的身体。看看男人们戴的领带吧,这是一个多么好的象征——头脑和身体的分离,所以身体就被落在后面,身体的自然智慧也被落在了后面。
  
  作为一个身体治疗师,我的工作是帮助人们和自己的身体联结,并且倾听。
  
  当我们给了身体机会的时候,身体总是会有些什么告诉我们。感觉压力太大?你就会头疼。感到焦虑?胃痛。责任太多?也许会背痛。需要在太短的时间做太多的事情?也许你会膝盖痛。身体是能发出很大的声音的!如果我们足够聪明,我们就会倾听、学习。
  
  所以,我会带着人们进行一个进入他们自己的旅行。我会从舞动开始,当开始对动作的探索后,就可以逐渐深入。我也采用即兴绘画作为自我探索的手段,不是画出一个事先设想好的图像,不是画出什么是“美丽”的,而是画出在当下身体希望展现出来的东西。
  
  在工作坊中,我也使用口头言语和书面语言,也是即兴的,让参与者表达出自己的真实感觉。声音是我使用的另一种形式的表达。声音可能会让我们很惊讶。如果用一个声音代表你,你是什么声音?我们很少获得许可能够随意发声,更不要说发出属于自己的声音,按照自己的意愿让它或弱、或强。
  
  舞动,绘画,语言,声音,这都帮助我们找到真正的自我,发现他/她,活出他/她,这就是美丽。
  
  心灵花园:有时,人们会被隐藏在身体之中的东西吓到。当那种情绪以不可预见的强度出现,他们会不知如何是好。如果你遇到这样的情况,你会如何处理?
  
  Karina:我们的身体是一个有智慧的容器,在多数情况下,它不会呈现出我们不能处理的东西。它只会提供足够我们玩味探索的内容,而不会让我们过载。当那种过载的情况真的出现时,有一个方法,我称之为“身体急救法”,这个方法就是:
  
  睁开眼睛,呼吸,让气息深入到你的脚,然后触摸自己的身体。这样身体就会感到舒服。你的身体就是你的家,你回到家,就会变得舒服。
  
  心灵花园:我想我也会开始一个探索身体的旅行。第一步该如何做?
  
  Karina:从呼吸开始吧,好好呼吸!呼吸是我们最初的运动,也是我们最重要的运动,呼吸使我们得以生存。从呼吸开始,我们的生命才能旺盛起来。
  
  一面是艺术,一面是生命
  
  Karina所学习的治疗流派,是“以身体为基础的艺术表达”。在这种治疗当中有两大元素:艺术,生命。这里所说的艺术,不是象牙塔里多么专业的东西,而是任何普通人都可以进行的绘画、文字、以及身体的舞动;而这里所说的生命,就是每个人生命的故事,那包含在生活历程中以及隐藏在身体中的故事。治疗的过程,也就是艺术与生命对话的的过程。
  
  Karina师从Anna Halprin。Anna自己就是一个传奇人物。Anna在中年的时候,有一天忽然觉得身体不适,她就让身体自然舞动,逐渐感觉到骨盆区当中有一些异样。为了弄清楚,她让自己听凭直觉画了一张骨盆区的画,而在画中的某个部位,她涂了一个大大的黑疙瘩。Anna拿着画去见医生,对医生说:“用X光照这个地方!”一照,照出了肿瘤。
  
  因为发现及时,经过治疗Anna康复了。但几年之后,肿瘤又复发。Anna说,上次,我是让生命告诉艺术,现在,我要让艺术告诉生命。
  
  她画了两副巨幅的自画像。一副是她健康、快乐、年轻的自己,另一副是生病、衰老、忧伤的自己。她邀请来亲友,在他们的观看下跳舞。她对着一副画跳舞,又对着另一副跳,然后又让两副画对话,自己用舞蹈把对话表现出来。这样进行了好多天。通过这样的过程,她用自己的身体“拥有”了她自己的另一面,也就是她原来没有接纳的另一面……最终,她的病治愈了,而且再也没有复发过。这是Anna四十多岁时的事情,Anna享年八十多岁。
  
  (文/时尚健康 唐山心理咨询网 www.tsps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