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主页 > 心理影籍 >

《依然爱丽丝》爱是疗愈的良药

发布时间:2015-03-08 09:40 类别:心理影籍

 

  心理导读:五十岁的爱丽丝是一位正值事业颠峰的哈佛大学心理学教授,三个孩子都已长大各有发展。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她被诊断出患有老年痴呆症。爱丽丝从健忘琐事发展到忘记家的所在,甚至忘记子女的模样。记忆赶不上遗忘,她逐渐失去了与外在世界的连结,她眼中世界的模样也在不断改变。但在家人的浓浓爱意陪伴下,她勇敢地为每一天而活,为当下而活。    ---www.tspsy.com
  
《依然爱丽丝》爱是疗愈的良药
 
  中文名:我想念我自己
  
  主    演:朱丽安·摩尔,克里斯汀·斯图尔特
  
  外文名:Still Alice
  
  其它译名:依然爱丽丝
  
  拍摄日期:2014年3月
  
  一、电影简介:
  
  爱丽丝·豪兰是一位事业有成、家庭幸福的成功女性。她是哈佛大学认知心理学教授、知名的语言学家,丈夫也是哈佛教授,三个孩子都已长大并各有自己的追求。五十岁那年,爱丽丝发现自己的记忆力越来越差,有一天,她还突然在自己最熟悉的地方迷了路。医生的诊断彻底改变了她的生命,也改变了她与家人和世界的关系。她患的是阿尔兹海默病,她的记忆跟不上遗忘的脚步,她逐渐失去了自己的思想,也失去了与外在世界的连结。她渐渐记不起女儿的名字、想不起丈夫的面孔,她眼中世界的模样也在不断改变。但是,在家人的浓浓爱意陪伴下,她勇敢地为每一天而活,为当下而活。她能够体会到生活中的美好与爱。她还是爱丽丝·豪兰,一个坚强的女人。
  
  二、精彩影评
  
  「爱莉丝你好,我就是你。当你看到这段影片的时候,表示你已经忘记所有事情了。」
  
  如果有一天,你发现自己渐渐忘记自己是谁,那会是什么样的情形?
  
  当脑中的一切渐渐离你远去
  
  近日掀起话题的电影《我想念我自己》,改编自哈佛大学神经科学教授莉萨·热那亚(Lisa Genova)的同名小说,讲述一向以过人的聪明和口才为傲的语言学教授爱莉丝,发现自己的记忆力和语言能力开始退化,才知道自己得到罕见的「早发性阿兹海默症」(俗称失智症、老人痴呆症),人生顿时大翻盘。
  
  爱莉丝拥有人人称羡的生活,不但身为享誉全球的哥伦比亚大学语言学教授,婚姻也幸福美满,有车有房有别墅,还生了三个又帅又美的优秀孩子,甚至,在医生诊断她得了「早发性阿兹海默症」时,家人也都一致选择勇敢面对,愿意陪她一起度过。
  
  然而,这正是爱莉丝对自己的情形更加挣扎的原因。看见自己失忆、失语的状况越来越频繁,她渐渐难以忍受「自己不再聪明」的事实;虽然家人都愿意照顾她,丈夫甚至陪她搬到海边休养,但她仍能感受到家人的心有余而力不足,又从医生口中得知,这样的疾病会遗传给小孩,让她深深陷入自责之中,最后竟动了自杀的念头……
  
  如果一切都会忘记,要留下什么?
  
  爱莉丝的家庭并不是现代社会常见的问题家庭,破碎、离婚、代沟、儿女叛逆……,这些名词都与这个「完美家庭」无缘。爱莉丝喜欢追求完美,工作要完美、老公要完美,孩子不只要长得好,还得要有好学历,这样才算是完美──因此,她一直不满意小女儿从事的演员工作,两人之间其实早有隔阂,这也成为爱莉丝人生中一直存在的死结。
  
  然而,在她患病数月后,她在阿兹海默症学会以一名患者身分上台演讲,引用了诗人伊莉莎白.碧夏普〈一种艺术〉里的诗句:「失去的艺术并不难驾驭,有太多事情似乎定意要失去,它们的失去也不是什么灾难。」接着又说:「我是早发性阿兹海默症患者,每天都在学习失去的艺术。」
  
  生病之后,爱莉丝才发现她一直追求的「完美家庭」,不过是如烟泡影。如果自己有一天会遗忘这个「完美家庭」,如果自己有一天会失去生命中的一切,那么,她究竟应该留下什么给最重要的人?她终於明白,无论是外在的名声、钱财,或是内
  
  在的智慧、知识,都是虚空;女儿的身分到底是演员还是高材生,也不再重要,母女之间的坦承与和解,才是最大的幸福。
  
  身为一个母亲,与深爱的女儿重修旧好,是爱莉丝病重时的最大安慰──虽然,明天她可能就忘记了,但女儿却会记得,妈妈终於留给自己一份真正的爱。
  
  真实的故事最残酷也最动人
  
  《我想念我自己》没有煽情的情绪、夸张的剧情,全片平淡朴实,却扣人心弦,或许是因为贴近现实生活的叙述,所以反而更残酷、更赤裸,也更触动人心。饰演爱莉丝的茱丽安.摩尔(Julianne Moore),在此片中以朴实、深刻又毫无破绽的演技,成功诠释中年妇女病患的日常生活,并以此拿下「金球奖」影后。
  
  这部电影背后的故事,亦教人感动。电影原着作者莉萨·热那亚,之所以会写下这部小说,就是为了记念因阿兹海默症病逝的祖母;而本片的导演之一理查.葛拉萨,受邀拍片之初,发现自己得了「渐冻症」(ALS),将逐渐失去行动能力,却仍接下此片拍摄任务,并以IPAD的文字转换app指导和讨论,其热情与行为让所有工作人员深深感动,并顺利完成拍摄,让这部电影为全世界近四千万阿兹海默患者及爱他们的家人发声。
  
  (文/彭书颖 | 来源/宇宙光杂志)

下一篇:没有了 上一篇:《钢铁人医生》寻找健康的高自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