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主页 > 心理影籍 >

《母婴关系创伤疗愈》书评及下载

发布时间:2014-11-10 12:44 类别:心理影籍

  
  心理导读:很多母亲早年经历过关系创伤,无意中将这种创伤强加给孩子,让自身的悲剧在孩子身上重演;很多成年人内心潜伏着一个受伤的小孩,幼年时在和母亲的关系中体验到的创伤将会伴随一生,最终丧失获取爱和幸福的能力。书中探讨了婴儿和其父母间关系的创伤,以及创伤产生的原因,旨在帮助母亲和孩子重建和谐的母婴关系,帮助成年人疗愈早期关系创伤,唤醒身体的复原力。    ---www.0315xl.com
  
《母婴关系创伤疗愈》书评及下载
 
  作 者:(英)泰萨·巴拉顿 主编,高旭滨 等译
 
  出版社:世界图书出版公司
 
  出版时间:2014-9-1
 
  ISBN:9787510080807
 
  一、内容推荐
  
  很多母亲早年经历过关系创伤,无意中将这种创伤强加给孩子,让自身的悲剧在孩子身上重演;很多成年人内心潜伏着一个受伤的小孩,幼年时在和母亲的关系中体验到的创伤将会伴随一生,最终丧失获取爱和幸福的能力。
  
  《母婴关系创伤疗愈》是英国安娜弗洛伊德中心的研究人员根据长期累积的研究和社会工作实践的成果写成,汇集了精神分析、亲附理论和神经生物学对母婴关系研究的主要贡献。书中探讨了婴儿和其父母间关系的创伤,以及创伤产生的原因,旨在帮助母亲和孩子重建和谐的母婴关系,帮助成年人疗愈早期关系创伤,唤醒身体的复原力。
  
  二、作者简介
  
  泰萨·巴拉顿(Tessa Baradon)
  
  公共卫生领域的儿童精神分析和心理治疗专家,策划和提供了英国国民健康服务体系中的父母—婴儿服务,发起和开发了安娜弗洛伊德中心的“父母—婴儿关系计划”。她是一位有着丰富临床实践经验的儿童治疗师和督导,在儿童精神分析和父母—婴儿心理治疗方面著作颇丰,并多次举办相关专题讲座。此外,她还是儿童心理治疗协会和儿童精神分析协会的会员。
  
  三、精彩书评
  
  你的眼神,我的天空
  
  我曾经在东北一个小城讲课,课上来了一个带着两岁多孩子的母亲。在母亲讲述的过程中,孩子一直静静地在一边玩耍,等到治疗师要和孩子一起玩时,孩子经常抬头看看母亲。母亲在讲述过程中流泪,孩子会停止玩耍,过来抚摸母亲。治疗师问孩子最喜欢玩什么,孩子说,最喜欢躲猫猫。治疗师和孩子躲猫猫时,孩子一下子高兴起来,一不留神跌下楼梯。治疗师大惊失色,而母亲则在一旁没有什么反应。在治疗师四处查看孩子有没有摔坏四肢而很焦急时,母亲甚至连手都没有伸出来一下。
  
  治疗师稍后就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
  
  母亲说,她事前告诉过孩子要听话,不要惹麻烦,否则自己负责。母亲说,这孩子长得和他父亲一模一样。
  
  母亲继续说,我怀上这孩子就和他爸爸离婚了,和他爸爸全家人变成了仇人,可我还是把这孩子生了下来。他越长越像他爸爸,而我越来越矛盾。我知道他是我儿子,可是一看到他就想起让我痛恨的人。有时他不听话,我就让他在门外罚站,不许进屋。
  
  母亲说到这儿,泪流满面。
  
  作为治疗师,我仍然记得当母亲在说这些话时,孩子停止了玩耍,过来摸母亲的脸。
  
  孩子在出生之后很长的时间里,完全需要母亲的照护,完全依赖母亲。在他/她眼中,母亲就是天,就是一切,而也许母亲并不这样,她有她的生活、想法和态度。反过来讲,那些因生孩子而将全部注意力放到孩子身上的母亲也并非就是最合格的母亲。
  
  我们曾经将母亲视为镜子,孩子从母亲这个镜子中照出的是自己,但因为孩子小时候有太多的恐惧和空白,所以仅仅作为镜子的母亲只能照出恐惧和空白。
  
  后来,我们视母亲为白板,孩子可以以母亲为白板恣意写出自己,可这个白板仍然没有生命,孩子书写的自己有太多的无助和无奈。
  
  现在,我们将母亲视为容器,孩子的无助、无奈、愤怒、嫉妒和种种幻想都能被这个容器承受和接纳。
  
  记得米尔顿·埃里克森说过:“孩子在母亲欣赏自己的喜悦眼神中看到了自己!”
  
  想做一个具有“容器”功能的母亲吗?读完这本书你就是了!文/施琪嘉
  
  四、精彩书摘
  
  在第一个场景中,我目睹了一个叫维姬的母亲正在教她八个月大的儿子不要有被抱起的想法。这是一个在治疗过程中不会发生的例子,因为维姬不能把我们之间的亲密关系想象成除威胁以外的其他任何事情。她是通过切断联系的防御来保护自己:这个联系包括感觉和行动之间、思维和感觉之间以及人与人之间的联系。尽管维姬已经承认在她生完两个孩子之后感觉到了抑郁,但她还是很不愿意转诊去接受心理治疗。
  
  在我的大脑里第一次见面的情形一直是模糊的。维姬快速而郑重地告诉我她的孩子没有问题,是其他人有问题,因为他们都想抱他。她不愿意让其他任何人(包括孩子的父亲)去接触自己的孩子。这暗示了“抱”在她心里是很危险的。她说如果其他人抱了她儿子,那么她儿子就会开始想要被抱起来。当我问为什么觉得这样很危险的时候,她说她需要做清洁,她不能够因为她的孩子想被抱而被打扰。她流露出受打击的眼神。我没有询问这种说法。在某种程度上,维姬把想要被抱当成是危险的、坏的,而且她紧接着就会联想到她自己需要反复清洁,人类亲密的需要看起来等同于危险和肮脏。在我们互动的动力中,我感到维姬防御性的需要是拒绝我的兴趣和关怀。投射给我的就是维姬相信我是一个需要被牵制的、具有威胁性的人物。
  
  在整个过程中,她那超重的孩子面对着我歪歪扭扭地坐在婴儿车上,发出奇怪而又哽咽的声音。他的表情很痛苦,我请求维姬把他移出来。她拒绝了,而且她告诉我真正的问题是被她描述为“麻烦孩子”的女儿。她的孩子放弃了移动和交流的企图,滑下去睡着了。他成功地转移了他的亲附和探究的需要,他妈妈把这些需要误识为某种程度上的肮脏和凌乱,并需要严格地控制。
  
  这种遭遇的后果是很难处理的。我感觉到敌意情绪,想从心里赶走维姬,就如她陷入强迫性清洁时擦除肮脏的东西一样。我感觉自己陷入困境而且很无助,就像她的孩子。她的防御性需要置身于所有事外,而且坚持她管理现实的方式不被影响:其他任何的观点都是危险的。我知道维姬一定是遭了很多罪,而且找了很多办法来满足她的诸多需要,但是她似乎下定决心不去探究这种关系,而且告诉我她没有意愿再次见到我。我感觉很糟糕:无助而且挫败。我把她转介给一位有经验的同事,希望我们可以引起她的兴趣。如果我们可以让她把注意力转向她女儿(我知道这是她想“控制”的人),治疗就会有转机。在两次困难的治疗后,我同事收到一条信息,那个母亲说出了难言之隐:“在最后一次见面之后,我感觉很糟糕,我想砍断我的手腕。”她用简短的语言生动地表达了几乎绝望的可怜处境。在我们试图重新接诊这位母亲失败后,我们被下面的难题搞得快崩溃了:维姬的防御机制感到我们邀请她和我们联系、给她提供帮助的事实是具有威胁性的,她用各种不和我们联系的方法保护自己。事后,我想通过转介她给我的同事而不再联系她可能是她所需要的,所以不再邀请她来见我。
  
  维姬似乎为自己制定了三种固定的防御机制:否认,她否认自己有任何的问题——所有的问题都是别人的,她的防御需要把这个世界分裂为好、坏两种,我很快意识到我是被她体验为坏的那种人。她的这种防御性的保护圈会通过诱导别人感受到自己不被需要而更加牢固。从精神分析的角度说,她的防御行为可以被描述为投射性认同。我下这样结论的线索是:她的女儿变得很暴力,在我们的会面中我感到非常生气,感觉那天我的心理状态与平时不一致,此外,我的同事也很困惑和生气,因为他被指控他的参与使那位母亲想要砍断自己的手腕。Hobson等人(2005:330)当时对这种现象提出了简要说明:
  
  投射性认同:个体靠镜映自己的情感冲突给他人,反过来激起自己对对方负性的烦躁情绪的唤起状态。如果这种关联性和人际交往模式成为这些人和他们婴儿之间关系的特征,那对婴儿成长的影响是非常大的。
  
  也许清洁的强迫性需要是这个极度痛苦的妇女努力实现她一些过分的想法和感觉的一种外在行为表现,这些想法和感觉可能和她小时候的一些脆弱经历和需要有关(这些事情或许她记得,或许已经遗忘),而她没有意识到要去探究。这个案例中,我担心弗洛伊德“强迫性重复”的观点将意味着这个母亲的儿子也有可能变成一个与她类似的有斩断亲密关系冲动的成年人。维姬将会使她儿子陷入那种糟糕的困苦境地,正如她自己经历的那样。因此,她的投射过程如此强烈,以至于不允许“假设”思维存在的可能性。
  
  也许最难帮助的案例是当那些母亲的亲附系统沉迷于某些强迫性动作和行为,或是类似于酒精、食物或毒麻药品这些物质上的情况。维姬听起来好像是沉迷于防御性清洁。换句话说,她的情绪能量不是直接对他人的潜在回应。比如她的清洁行为已经变成了她主要的亲附对象,以此满足她的亲附需要。她的防御结构更多地倾向于与自恋、偏执、强迫相关的方式。我没有成功地帮助维姬感觉到“假设”她儿子的需要是肮脏的这一点,而这一点可能会引起她后续的好奇心,这种好奇心又可能会与导致潜在变化的信念相关。她的观点仍然和以前一样。也许帮助这位母亲意识到与人接触仍然是人求生存的方式可能会更有效。也许那些有着边缘型、依赖型、表演型特征的母亲有一种对亲密关系的渴望,但她们简直不能在关系中尤其是与孩子之间建立它。早期关系性创伤在以上的情况中都已经出现——也许这正是当思考到怎样干预以及治疗过程是否会有一个好的预期效果的问题时,防御机制要来阐明的事情。在下一个案例中,一个治疗关系得以发展,我帮助那个母亲从认为她的孩子想要她死,转变到她对于孩子来说可能是个威胁的意识上来。这是有明显差别的,因为这意味着那个母亲逐步意识到自身强烈投射的影响,并且想要纠正它,体验到她需要对此负责。
  
  现在,我将回到促使我思考这些问题的临床案例。罗茜五个月大的时候表现出生理方面的弱点。核磁共振扫描显示她的左额部有脑损伤,一开始疑为感染,稍后又怀疑是结构性异常,但一岁后再做核磁共振扫描时脑损伤却没有了。罗茜的神经发育儿科医生说她的癫痫症很难理解,这是一个不寻常的案例,从一开始就不明确。罗茜的癫痫症状被她妈妈描述为“长时间的失神”,即她癫痫发作时完全没有反应,当她从那种状态出来后会睡很长时间。我推论,这些癫痫小发作的出现是因为她母亲的精神状态太糟糕,以至于她为女儿提供抱持环境能力的增长有时被中断。这个关系空间已经遭到创伤的损坏。罗茜无法忍受她妈妈不可预测的心智状态,或无法继续通过早熟去适应。她心身的整合性遭到破坏,在她处于最无力的状态时她就掉进了类似解离的状态,一种对创伤的回避和表达。将这个案例与我的观点联系,我认为二元潜在空间以不同的方式在两个方向上坍塌——朝向分离和合并的两个方向,伴随着罗茜发展中的潜在灾难性后果。
  
  纳兹妮姆在到达英国时就快临产了,她是一个非法移民。她在原籍国与一个被逮捕过多次的政治活动分子结婚,她先生与她先后被捕。被捕前一周,他们已经发现了他们的快乐——她已怀上他们的第一个孩子,这是计划中的、用爱期盼着的妊娠。在警察局纳兹妮姆遭到反复强奸。她设法逃了出来,但她的家人吓坏了,据说她母亲说过,希望纳兹妮姆死了而不是被强奸。纳兹妮姆被看作令家庭蒙羞和耻辱的人并遭到拒绝,他们认为婴儿不是她丈夫的,而是强奸的结果。同时,她对丈夫的命运一无所知。几个月以后,她父亲花钱让她非法偷渡到欧洲,拒绝为寻找她丈夫提供任何帮助。她仅带着在家乡认识的男性朋友的电话号码到达英国。
  
  在纳兹妮姆妊娠的最后六周里,我每周见她一次。最初,所有的创伤——被强奸,丈夫失踪,被父母拒绝,失去她的祖国,失去她的生活和那里的朋友——全部被凝缩成了强奸这个事实。她的感觉被淹没在强奸的污泥里,她情绪不稳定,一会儿感觉内疚,一会儿感觉无助和心灵的湮灭,因此,她对婴儿的到来没有任何兴趣期盼。她痛恨怀孕并对她的宝宝没有任何感觉。为此她深感不安并担心她不能与她的宝宝建立联结。她隐约记得有过一个宝宝的感觉,她曾渴望做母亲,但这个感觉已经消失,而她正沉浸在被家人羞辱、指责和排斥的痛苦里。她认为假如她丈夫回来,因为被强奸,他也会用那种方式对待她,想要与她脱离关系。她感到孤单,被残酷地抛弃,并被一个惊恐的、重复出现的想法困扰着,即她在被强奸时她的宝宝也被强奸。“在我看来,这是我生活中最艰难的时期,他跟我不在一起;这些无法从我脑子里被抹掉,他们强奸了我,他们强奸了我的宝宝。”她处在“创伤后应激”的状态里,持续地经验到闪回,感到抑郁和焦虑,充满了自我厌恶、自责,并指责已经发生的事情,对自杀的念头几乎不抵抗。最早的母亲—婴儿心身整合受到创伤的严重扭曲,因此,纳兹妮姆会相信她和女儿之间没有区别,在她的幻想里她们都遭到了强奸。追随Winnicott,我们会说,合并与分离的悖论是“解决”或坍塌,这种方式揭示了整合失败的根本原因,同时也证明了它本身就是身体、心智和心灵的碎片。
  
  罗茜出生时,纳兹妮姆的创伤性精神状态的影响立即显现出来,她寻找和利用帮助的能力也显现出来。她不想触摸婴儿,因为缺乏爱的感觉而感到羞愧,而内疚又加剧了她女儿的坏运气。然而,她在一开始的母乳喂养上就获得了一位特别助产士的帮助。从最初,这位母亲就很警惕她女儿的习性会被她自己的状态影响。当她相信她们之间没有区别时,这种想法对她来说是一种迫害,但也激励她要为女儿做更好的母亲。当纳兹妮姆轻声细语地向罗茜介绍我,告诉她我的名字时,她给我的印象是我作为她的治疗师,一开始就被纳入改善母婴关系的进程中。我被提升为罗茜的重要客体,这是我们工作的一个主要特点。在罗茜父亲缺席的情况下,我的存在在很多方面为她们两人提供了一个“第三者”功能,或者是一个外祖母人物(Stern,1995)、丧失的过去和她原籍国大家庭的代表;当她变得极度崩溃和脆弱的时候,我也是一个替代纳兹妮姆位置的原始客体。对于被我营救的纳兹妮姆来说,移情是多方面的,因为丧失的客体充满了隐藏在后面的理想化感受。我不得不说反移情,我也与那些极其强烈的冲动抗争,如:真正地挽救她们,带她们跟我一起回家,以及为这个宝宝和她的母亲提供一个家。
  
  尽管怀孕期间纳兹妮姆对自己照护得很差,罗茜出生时却有8.5磅重,并且从一出生就得到了很好的喂养,即使在这样不利的环境里,她也能够从母亲那里得到她需要的东西。但是,从一开始母亲就用复杂的、矛盾的方式来理解她的婴儿:她不幸地拥有纳兹妮姆作为母亲;婴儿常有的表现会诱发她联想到最近的过去,宝宝的哭声也让她无法忍受,因为它们被编织进了持续的、侵入性的强奸闪回。这让纳兹妮姆被带回到她的哭泣的、无助的真实里,然后,她相信罗茜已经经验到同样的事情。她的理解是罗茜正在为她记忆中发生的事情哭泣,她的女儿已经感受到了她所感受到的事情。同纳兹妮姆的恐惧一起工作——那些她无法自控地传递给罗茜的恐惧,我心里明白这样一个事实,那就是罗茜在她那里不会发展得好。
  
  纳兹妮姆与罗茜的无助和婴儿常有的依赖搏斗。罗茜的脆弱与纳兹妮姆在急性创伤事件中的经历,以及目前正在增长的无助感有太多的联系。只在罗茜出生后三周,纳兹妮姆就看到了她的“成长”。她描述罗茜如何“懂事,当她感觉不好时,她会睡得更多,不制造麻烦,安静,也不让我累着……我的哺乳使她幸福”。这表明纳兹妮姆要求她的宝宝早熟以适应她,同时也表达了她的满意感,因为她的宝宝能够从她的给予里得到幸福。然而,这个“幸福”混杂了太多纳兹妮姆的宽慰,即她的罗茜需要安静、睡眠。
  
  我在这次会面中看到的模式是,罗茜在访谈开始时睡了很多觉,纳兹妮姆把她轻放在垫子上后显得轻度退缩。她用极度柔和的声音跟我谈起占据了她全部心思的创伤结果,以及家人对她的拒绝,当然还有做罗茜的母亲的几分愉悦,以及可怜罗茜出生在这样恶劣的环境里的不忿。大约半个小时后,罗茜醒了,纳兹妮姆的惊慌失措显示她的焦虑明显上升,她非常担心罗茜要哭,甚至罗茜刚一抽泣她就会立即去喂奶。我感受到当前的张力,这种张力在罗茜含着乳房吃奶时消失了——几乎但不是完全,乳房好像被当成一个安慰假人。一喂完奶,罗茜又被放回到地板上,这一动机可能源自这样的感觉——纳兹妮姆担心自己受污染的身体会污染她的婴儿。有时,我会把识别到的婴儿需要接近和渴望母亲怀抱的信息告诉她。
  
  五、图书目录
  
  作者简介
  
  推荐序1
  
  推荐序2
  
  推荐序3
  
  译者序
  
  英文版序
  
  导 言
  
  Chapter 1 精神创伤与亲附模式:基因和环境因素的代际传递解释
  
  基因-环境的相互作用
  
  创伤和亲附模式的代际传递解释
  
  Chapter 2 关系创伤与右脑发育:破坏亲附关系的神经生物学
  
  安全亲附的人际发展神经生物学
  
  关系创伤的亲附神经生物学
  
  解离的发展神经心理学
  
  亲附创伤对右脑发育的持久性影响:情绪处理障碍和病理性解离
  
  (文/心灵使者 | 来源:心灵花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