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主页 > 周雷专栏 >

【催眠治疗】给初学者的13条建议

发布时间:2013-03-18 15:10 类别:周雷专栏

  
  心理导读:学习催眠帮助别人,除了要有熟练的技巧外,敏锐的观察力也不可或缺,还要具备乐于助人的热忱!    ---www.tspsy.com
  
 
催眠治疗:给初学者的13条建议

催眠治疗:给初学者的13条建议
 
  一、催眠助人有决窍
  
  当我们已经能够初步了解自我催眠的好处与要决后,运用催眠来帮助身边的朋友也就变得没有什么大困难了!不过催眠别人与催眠自己的过程和技巧,还是有着许多不同,而且也不是单纯的技术问题,牵扯到身心层面的东西非常广,所以如果你觉得很有兴趣,很想借由催眠的方式来帮助身边的亲友,有些事情我们还是要特别注意的。
  
  在这个章节里,我们就是要来了解一下催眠他人应该注意的事项、技巧和可能发生的负面问题,才能够正确的运作,确保不会发生任何危害到自己或对方身心健康的行为。
  
  二、催眠者的基本技巧
  
  口才、语调、表达能力与临场反应,是要成为一位好的催眠者必须先行训练的基本技巧。
  
  1、口才
  
  作自我催眠时,你可能使用的是类似“观想”的方式或事前录音,但是催眠别人可就要凭真功夫了!这个时候,口才好不好变得很重要。作为一个催眠者,你并不见得要具备天生口才,就像我们身边都会有一位可以给我们影响的良师益友,但他通常不是心理系毕业的……但是催眠者一定要懂得引导、引导的流程够专业,才能真正让催眠对别人发挥正面的影响。
  
  2、语调
  
  语调的快慢其实不影响催眠技巧,但是必须了解被催眠者较能接受的方式是哪一种,因人而异。
  
  3、表达
  
  说故事的能力也是需要训练的,因为断断续续或不流畅的催眠过程,很容易就让被催眠者从情境中回到现实。
  
  4、现场反应
  
  临场的反应也要够快,因为被催眠者不见得会照着你构思好的情景走,催眠者要懂得随时视状况来修改自己的“剧本”,戏才演的下去!
  
  5、对症才能下药
  
  面对被催眠者,我们如果不能确知他的问题在哪里,就不要轻易地进行自以为是的催眠行为,因为那可能会产生反效果,甚至让被催眠者在心理造成阴影。为了避免这个问题产生,除了要仔细的去分析判断,被催眠者可以到达哪一个催眠等级,也是我们需要去了解和必须做的。
  
  很多催眠者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就是他们不为被催眠者做“接受建议能力”的测验。“接受能力测试”的方法有很多种,催眠师通常会视个人习惯或需要性来选择使用何种测试方式;但是最终都是希望借由测试来了解个案的集中力、想像力、对催眠师的信任度以及接受催眠建议的强弱度、催眠深浅度等等资讯,所以越是专业的催眠师,越是不能忽略这个催眠前的必要工作,才能了解什么样的方法是有助于个案的。
  
  然而大部分的催眠者认为只用一种催眠诱导方式,就适用于任何人、任何情况。但是若不做接受建议能力测试,将无法得到更多被催眠者人格特性及催眠接受程度的资料。而且在接受建议能力的测试进行中,也可以减少被催眠者的恐惧和疑虑,让彼此在催眠前建立起互相信任的关系,也让催眠者找到如何让被催眠者易于接受且有效率的催眠方式,这将有助于催眠的进行。
  
  三、不要走在危险边缘
  
  催眠绝对可以对身心发展有好的影响,但是也会有问题需要顾虑,因为有些问题一旦发生,牵扯的范围极广,也可能造成不良的后果。
  
  四、谨慎处理转移现象
  
  譬如对方有可能因为在催眠状态下产生所谓的“转移现象”,她可能会在催眠过程中因为进入到自己不可控制的情境,进而产生幻想;像以为在催眠过程中被催眠者性骚扰,甚至肉体接触,有些人甚至诬告催眠者!所以若有可疑的问题产生时,建议最好录音!可以告诉被催眠者,为了事后查询及讨论,必须要录音。
  
  若怀疑会有更严重的情况产生,最好能容许出现的第三者在场,并请第三者在可以听得到的距离内。
  
  五、应避免的议题与行为
  
  若有任何关于性方面的事情由被催眠者提出时,可以用缓和的语气说类似“保持冷静、放松”的话,除非被催眠者冷静下来,否则不说任何与催眠有关的建议。
  
  除了不论与被催眠者相不相熟都应避免触及“性”方面的问题外,避免让被催眠者身体受伤也很重要!各位若是初学者,未经由专业的训练,应该避免做一些电视催眠秀中看到的表演性质催眠,譬如让被催眠者全身僵直,然后放重物在他的身上,这很容易造成对方永久伤害。更不可以用火等物件作为道具加诸在对方身上,被催眠者的身体还是会因为外力关系而受伤的。
  
  还有避免突然惊吓到被催眠者,譬如带其进入死亡的情境或告知受重伤等等突然改变被催眠者情绪的事情,这些实验性的作为,都可能会造成被催眠者的伤害。
  
  六、不适合被催眠的对象
  
  催眠并不会造成心脏病突发,但绝对不能催眠正在治疗中、刚开过JJ或刚发生过心脏病突发的病人,这也是相当危险的事。精神病患者就更别说了!那是绝对禁止非专业人员去为其进行催眠的!而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若遇到歇斯底里症的被催眠者,突然不适当的笑,或不能控制地哭,必须立刻处理,因为可能进一步造成全面的突发状况。你可以轻轻拍打或碰触被催眠者的前额,使用“安静、放松”的要诀,除非完全平静下来,别立刻叫醒被催眠者。若他停止了之前不适当的动作,你就可以继续完成当次的催眠,或慢慢的诱导做唤醒程序,最重要的还是不要太快唤醒对方。
  
  总而言之,最危险的问题就是你若并非受过相关专业训练的催眠师,就不做超过能力范围的不合格催眠行为,因为那会使双方都陷在危险的处境中,不管你与对方有多熟,都不可以有超过可尝试范围的举动,如果对催眠有兴趣,可以针对某些部分慢慢逐步研究,或是求教于专业人员才是正确的做法。
  
  七、从语言看深层个性
  
  我在为人做催眠时都会特别强调:“你可以对某些问题选择不说,但请你要说就说实话……”,信任催眠师对被催眠者来说非常重要,因为催眠师会依照被催眠者的描述,去判断何等的催眠设计能够对被催眠者有帮助。
  
  虽然你不见得是一位催眠师,但是当你为别人做你能力范围内的催眠时,一样也要从被催眠者的问题描述中去判断如何帮助对方,不怕对方不说,最怕对方没有说实话。还有一种情形,就是被催眠者不是不愿意说实话,而是根本不知道他潜意识中真正的想法。
  
  在心理学中有所谓的“深层语言”,意指从对方的言行中,可以进一步分析潜藏在背后的真正意思是什么,这样的推论通常是适用于大部分的人身上的。以下我们就举几个经常会碰到的例子,并且说明会用那些词句的人,通常带有什么样的个性或透露出什么样的讯息,供各位作为催眠前判断的参考,也可以用以与人互动的言行斟酌。
  
  八、主动找你,互动中却又显得沉默
  
  这通常是因为对方心里充满“不安感”。他的不安来自“跟他说是正确的决定吗?”、“我真的要告诉他吗?”、“说出来,他会不会泄漏出去了?”。碰到这样的状况,不要马上就去试探或揭穿对方的心态,那只会使对方更犹豫自己到底要不要说实话;你不妨装作看不出,当对方沉默时,就说些无关紧要的话,譬如:“今天我午饭吃……”、“你有没有买过一本书,书名是……我觉得……”之类的话,让对方潜意识里对你的怀疑可以渐渐减少。
  
  当然,也有的人沉默是为了引起别人主动关心,不过这种情形不太会发生在两个不算熟的人身上,所以你当视对方的个性、交情去判断对方沉默的动机。
  
  九、言语间透露出好奇心极强
  
  这样的人,通常学习能力也很强,对人没有什么戒心,负面的部分是他可能人前人后是两种个性,表面上人缘极佳或会主动表现出对人的善意,但是私底下却很寂寞,觉得没有什么人了解他,所以你在回复对方时,态度表现亲切、尽量解答他的疑惑,并且不要打断他的询问、耐心听完,渐渐的他会对你吐露他内心的世界。
  
  十、常用“人家”来自称
  
  男孩子用“人家”这个字眼并不见得是同性恋的表现,其实一般人会用“人家”作为自称用语,多半表示个性仍有相当孩子气的一面;通常会习惯这种自称方式的,不是父母溺爱,就是生活上习惯被人照顾,他不见得确知自己有此等心态,不过你用温柔、贴心的语气和笑容比较可以拉近彼此的距离。
  
  催眠的情境设计,是催眠者为被催眠的人,设计一个适合他放松的幻想空间,让被催眠的人身处其间能全然投入,并且放松。
  
  十一、直呼你的全名或“您”
  
  这明显的表现出他对你的不熟,但是不见得对你没有好感,通常这样的人个性很单纯,想事情的方向很单一,要知道对方是不是慢慢接纳你或希望拉近与你的距离,其实从接下来的互动当中,看看他的称呼用语是否开始出现“你”或叫你的名字即可得知;所以你可以在言行间表现出你的善意,即可知道对方的潜在个性或对你的初步观感。
  
  十二、轻易承认自己的错误
  
  当你对他提出建议时,他总是非常快速的说“对不起、对不起”、“你说的对极了”,这样的人通常会一犯再犯,而他的歉意只是为了赶快结束你的说教或指责,不想跟你对立;也有一种人,他是发自内心觉得你说的对,也有心认为自己应该改进,但是他的潜在个性是“说过就忘,一犯再犯。”所以面对这样的人,不要对他长篇大论,最好用简短的一问一答方式来获得对方认同,并给对方有时间去思考当刻的问题。
  
  十三、语尾不明确就接下一个话题
  
  这样的人,除了显现他个性上的急躁外,也表现出他亟欲掌握谈话的主导权,若是你去插嘴,只会让对方觉得“这个人并不了解我”;所以碰到这样的人,就让他把话说告一段落,在确定他已经说完了之后,再表示自己的意见或疑问,不过此时你提出意见或疑问,最好能一次只说一个重点,待对方给你答案或是双方就这个问题有了初步共识后,再继续下一个重点,这是比较能让这种自我中心性格重的人接受你意见的方法。
  
  (文/郑昭仁 心灵花园